7.0

2022-09-02发布:

全黄一级A片费看另一种传说狼族姊妹篇1- 10

精彩内容:

作者:過奴
字數:39716(1- 10)
第一章名模驚豔
2005年中下旬,我到marymadesign時尚女裝公司求職的 時候,第一次見到馬燕利,當時我30歲,她比我大兩歲。過去18歲成人,現 在28才算成熟,所以這時候的馬燕利可以用成品女人來形容,馬燕利被稱爲中 國第一名模,出生于河南省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她從運動員到t型台,成爲1 995年上海國際模特大賽冠軍。馬燕利似乎天生就是爲模特行業而生的:1米 78的身材,典雅的東方氣質中透著迷人的現代氣息。
她是中國第一位國際模特大賽的冠軍,也是中國模特創建時裝品牌第一人。
馬燕利作爲」marymaseries」品牌的董事長坐在招聘席,而我 是應征做她的助理。
名模的光環已經讓我崇拜,更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她的美麗,在生活裏她更是 大美女。很難用文字來形容她的美貌,特別是那種清高優雅的貴族氣質,更是只 可意會不可言傳,我只能用我看到她時的感受來形容她的美麗和高貴。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象看到了耀眼的光芒,我不敢直視她的眼神,她的嘴 角散發出一種迷人高貴,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想跪在她腳下,如僧侶朝拜神佛, 恨不得立即跪下去匍匐在她的腳前,變成一只狗。她美麗的容貌、健康的皮膚、 高挑的身材,典雅的氣質,讓人覺得只應天上有,或許她真的就是下凡的仙女, 比美麗還要美麗的女神。
我的腦再也抹不去她的身影,每天上班最大的動力,就是能不能見到馬燕利, 每看她一眼都會讓我感到無比幸福快樂。對馬燕利的崇拜,使我有一種發自內心 的沖動,渴望著能沖到馬燕利的面前,跪下去親吻她的雙腳和高跟鞋。
記得第一天上班我拿了文件站在馬燕利的辦公室門前,心都到了嗓子眼上, 兩腿發軟、雙手發顫,仿佛拜見心中的女王。
「進來。」是馬燕利的聲音低沉帶著磁性。我顫動著腿腳進了馬燕利的辦 公室,雙手呈上了文件,頭沒敢擡,兩只眼睛卻直直地看著馬燕利穿高跟鞋的腳, 簡直太美。
過了許久「你叫什幺?」馬燕利問我,一邊查看合同內容。
「我叫馬建斌,和董事長同姓。哦————-對不起,我不應該跟您同姓, 我不是故意的,請您……」馬燕利笑了擡起頭來,打斷了我的話。「呵呵,你倒 是想故意,這是故意的問題嗎?你以爲我是皇帝,不許別人和我同姓?」
「哦,嘿嘿,我也不知道我說什幺呢。」我很尴尬地笑著,低頭不敢看她。
自從馬燕利讓我給她當助理的那一刻起,我就從心裏認定了她是我的女神, 和別的同事不一樣,我每次都是喊她madam,她就笑笑說,」我這又不是香 港警察署。」後來我一直沒有改口,她也就習慣了,說,「總比叫董事長,或者 叫馬姐,把我叫老了,反正我姓馬,就當是英文名了。」其實我心裏則稱她爲 『媽媽』,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我有時也含糊其詞地叫她「媽dam」。
不過這幺稱呼她,讓人,或者是讓她,覺得我很忠心。我也有更多機會服務 她。剛開始,我只是爲馬燕利做一些最基本的工作,比如遞送文件、整理辦公桌、 清潔一下辦公室的衛生等。後來開始跟著她出席各種活動,甚至司機生病了,還 爲她兩歲的女兒開車接送。不過她作爲一位名女人,和我沒有什幺互動。我每次 把文件送給她時,都是雙腳並攏、雙膝微曲、雙手捧著文件,臉上則是極其恭敬 的微笑。可是在這時她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有時會感到很委屈,但心裏還是很 滿足的,因爲不管怎樣,我靈魂深處對她的崇拜得到了展示的機會,無論她是否 看到了,我都在向她奉獻著我的敬慕。
她的辦公室裏陳設很簡單,除了有一個3、4平方米的衛生間外,還有一張 大寫字台、一把她坐的老板椅。另外,有一張牛皮的叁人休閑沙發,是唯一的奢 侈品,這是她有時中午躺著休息用的。
2難伺候的姑奶奶
相處久了,才發現她的脾氣很不穩定,大概是生活工作壓力都很大。有時候 很平靜,有時候很暴躁,不過對其他同事卻一直隱藏的很好,尤其對技術人員, 設計師和打板師一點領導的架子都沒有。也許是她不用太多和別人打交道,也許 是因爲我是她的助理有更多時間接觸,也許是我的謙卑,引發了她的某種反應。
我做的服裝搭配首飾資料錯了很多項,她看了很不滿意,對我大發雷霆。她 看我頭低了下去,又用文件從下往上」啪」得一聲打在我的臉上,把文件往地下 一扔,說:「拿去重新對照,下班前要做好!」
一天中午吃飯前,她又叫我了:「建斌,建斌!」我聽到她的喊聲,急步走 進她的辦公室,
「下午開會都通知了嗎?」她問。我心頭一驚,回答:「好象……還、還有 兩個設計師沒通知到,他們出去有事。」「啪!」地一聲,她的拍在桌子上, 「你是怎幺搞的,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我一句話都沒敢說地退出了她的辦公室,回到外間打電話。很快,電話打通 了,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員已全部通知到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來到她的辦公 桌前,輕聲報告:「madam,下午開會的人員全部通知好了,請您放心。我 下次一定不再犯錯誤了,請您原諒。」
她頭也沒擡地」嗯」了一聲,然後起身離開辦公室,理都沒理我便去吃午飯 了。我呆呆地站在她的辦公桌前,不知所措。過了片刻,我向桌邊挪動了兩步, 在她的椅子前慢慢地跪了下去,默默地在心中向她請罪,請求她的責罰。我一動 不動地跪在她的椅子旁,自己懲罰自己,以此來向她謝罪。轉眼10分鍾了,沒 想到她忘了帶手機,中途回來,身後傳來了她回來的腳步聲,我趕忙從地上站起 來,但是因爲跪的時間長了,膝蓋發麻,一時沒能站直,手便扶在她辦公桌的角 上,支撐著身體。
「你在幹什幺?」不知她是否看到了我跪在她的椅子前,聽口氣她似乎已經 不生氣了「你怎幺不去吃飯?」
我低聲下氣地回答:「謝謝madam的關心,你對我一直很好,今天是我 不應該,下次一定會了,請您懲罰我吧!」
她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意,溫和地說:「你也不用這幺誇張,老大不小了, 還這幺膽小,知道錯了就好,以後工作要認真,不能拖拖拉拉的。讓我懲罰阿, 那就罰你今天不許吃飯。」她笑起來。她是開玩笑,我真的沒有吃飯
她擺擺手說:「好了好了,我要休息了。」馬燕利只要上班的時候,都會 在辦公室中午小睡一會,隨身攜帶面膜,做一個美容覺。
聽她說要休息了,我靈機一動,極殷勤地從一旁的櫃子中爲她拿出枕頭和毛 巾被,先放好枕頭伺候她在皮沙發上躺好,再輕輕地爲她蓋上毛巾被,她臉上已 經帶好了面膜,她穿著高跟鞋的兩只腳翹在沙發另一端的扶手上,她實在是太高 了,我這也是第一次服侍她午睡,看我這幺殷勤的伺候,她都欣然接受了,不過 我不敢冒然去脫她的高跟鞋,便試探著問:「madam,您的鞋……?」馬燕 利喜歡穿靴子,但是只要在公司,就一定是一身合體的黑色套裝褲子,小西服, 下面一雙超高根船鞋。
「啊??鞋,幫我脫了。」
「是,madam!」我興奮地應道,並在她翹腳的沙發的一端跪下,慢慢 地恭恭敬敬地一只一只地從她腳上脫下高跟鞋。
她蓋著面膜閉上眼說:「幫我把門關上,你就出去吧。」「是,madam。」 我這次是有意混淆了「madam」與「mamu」的區別,依依不舍地退出了 她的辦公室,並按她的吩咐隨手關好了門。從此,我的工作便增加了一項內容, 侍候她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午休。
一天天地過去了,一個星期總有幾天,我在公司伺候她午休,卻一直更一步 的發展。
終于,機會來了。午飯後我服侍她在沙發上躺好,爲她脫下高跟鞋放在沙發 前,正要退出她的辦公室,她把我叫住了:「我在等一個北京來的傳真,你不要 離開,看著傳真機,如果來了就馬上叫醒我。」我按照她的吩咐站在傳真機旁守 候著,眼睛則偷偷地向她看去,只在童話中才有的」睡美人」出現在我的眼前, 不過是巨型芭比,名模的身高,我不知爲什幺對這樣高大,卻女人味十足的女人 這幺著迷。一條輕薄柔軟的毛巾被映襯著她優美的身段,起伏跌宕的曲線,勾畫 出的是成熟女人磁石般的性感魅力。她臉上帶著面膜,陷入沉沉的夢中。
我極力控制著自己興奮的情緒,面向橫躺在沙發中的她,慢慢地跪了下去。
室內靜極了,我屏住呼吸悄然地跪著,不久便聽到了她均勻的輕鼾。我的膽 子有點壯了,兩只手向前扒在地上,四肢交錯著緩緩向她爬去。我終于爬到了她 的腳下,擡起頭將鼻子向她的秀足湊去。怕驚醒了她,我的鼻子嘴不敢碰到她的 腳,她的腳有40碼,越靠近越能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崇拜。可能是我鼻子中呼 出的熱氣使她感到不適,她的腳輕輕動了一下,我趕緊把頭縮下來。下面是她的 高跟鞋,忍不住伸出舌頭,在鞋坑裏癡迷地舔著,因爲她曾用腳跟踩在這裏!這 時,傳真機響了,我飛快地回到傳真機旁,北京的傳真來了。我收好傳真,看看 她還沒醒,又悄悄地爬到她的身邊。我仍然跪著,手捧著傳真紙在她的耳旁輕聲 地叫:「madam,madam??」她的頭動了動,含糊地說:「什幺事, 是北京的傳真來了嗎?」我回答:「madam,是的。」她拉掉面膜,一彎胳 膊,從我手上拿過傳真,急速地看了一遍,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一甩手把傳真 紙丟給我,再一蜷身便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我慌忙用手接住了傳真紙,卻還呆跪
在她坐的沙發前。她顯得很興奮,看著我說:「你傻乎乎地跪在那兒幹嘛?
起來,准備明天跟我到上海。」我連連點頭,但並沒立即站起來,而是先跪 著把她的高跟鞋拿來放在她的腳邊,當然,我很想爲她穿上,可是怕冒犯了她我 還不敢太過殷勤。她對我的行爲並未在意,把腳一伸,順勢便穿進鞋裏,站起來 走到辦公桌前去打電話了。我也很知趣地爬起來退出了她的辦公室。
第叁章意外的改變
第二天下午,我便隨她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車。買不到機票了,機場因爲大霧 封閉了,當晚到了10點,我還在機場發愁,她的電話打來,一聽說大霧封場, 就甩下一句,不管如何,我要後天到上海。就挂了電話。幸好我多長一個心眼, 讓朋友買了上海火車票。看到實在沒辦法,她也只能坐火車去了。這次發布會的 設計師,陳列,打板師都是用上海分公司的人員,所以只有我和她乘坐雙人的軟 臥包廂。她斜靠在車窗旁,染成金黃的頭發已經微微褪色,鋼絲卷曲,最近活動 密集,她根本沒時間整理,發根已經範黑,如果是一般人就會覺得邋遢,不過配 上她高挑端莊的模樣,顯示出隨意的時尚感,上身只是簡單的白色緊身體恤,下 身牛仔褲,不過注重品位的她,特意圍上了今秋最流行的紅色系雜色羊絨薄圍脖, 坐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也沒有摘下,隨意的垂到座位上,很是凹造型,名模嘛, 她隨手在看《男人裝》雜志,我坐在她對面的鋪位上,癡癡地看著她那張美麗高 貴的臉,心中暗想,今生今世能侍候這樣的女主人也不枉此一生了。
到了上海,在一系列的設計、訂款,籌劃,組織之後,上海時裝周發布會正 式推出,我就像一個仆人一樣鞍前馬後,一杯水,一條毛巾,讓她在涼爽的十月 更感舒適,不過在別人看來我沒有太馬屁精,覺得我是一個很得體的人,尤其對 馬燕利透著一種忠誠,沒有那幺市儈惡心,尤其我做人很率直,沒有在背後陰過 誰,所以雖然初次合作口碑不錯,加上身材矮小,面目清秀,我想他們都當我是 馬燕利貼身丫鬟了。
發布會來賓的人數超出很多,我連忙給她出主意,從日雜店,調來了100 多張折疊椅子,黑燈後,主場大幕沒有打開,場內一片安靜,我急忙跑去工作人 員幫忙,終于在音樂想起之前,解決了問題。之後,便是不可缺少的慶功晚宴了。 由于發布會後收到不少大訂單,她心裏很高興,在酒桌上則開懷暢飲,盡顯巾帼 風采。其他同事散去後,我獨自扶著她回到了賓館,高大的她,攬著我脖子,我 幾乎是抱著她屁股,幸好她是模特,臀部很小,還能抱過來,小心翼翼地將她扶 持到床上。她已經醉了,在床頭柔和的燈光下,顯得更加美豔迷人,如貴妃醉酒 般風情萬種,嬌憨多媚,而又不失矜持富貴。」建、建斌,把……把我的鞋脫了。」 她命令道。我跪到她的腳邊,爲她脫去了高跟鞋。」建,斌,你過、過來……」
她又召喚我。我從她的腳下爬到她的枕頭旁,跪著聆聽她的旨意。她帶著醉 意說:
「建斌,剛才喝酒的時候,那個帥哥,看見了?喜歡不?」
她竟然以爲我是同性戀了,這也難怪,公司裏這樣的娘泡設計師不在少數。
「madam,我,我不是gay!」
「你別騙我了,你這幺細心,每天給我蓋被脫鞋,細心的像個娘們,哈哈, 瞧你平時怕我那樣子,娘透了。」她的確喝了不少。」他們都問我,你這丫鬟多 錢買來的,哈哈哈」
「我不是怕您,我是崇拜您,我想做您的狗。」我看她這樣醉了,鼓起勇氣 表白。
她閉上眼睛笑了,軟軟地擡起手撫摸著我的頭說:「狗?哈哈,乖狗。去。
給我舔腳,要好好地舔,不許偷懶!」
我又爬回她的腳下,開始舔她的大腳。我的心在顫抖著,呼吸有點急促,嘴 和舌頭有點疆硬。她的腳實在太美了,雖然很大,但是一點不寬,細長柔滑,幾 乎沒有肉繭,我逐漸放松了,如饑似渴地舔吮起來,她的秀足令我性欲勃漲,我 興奮得發出了犬獸般的粗喘和嗚嘯……。她一定被我舔的很舒服,她的腳扭動了 一陣之後,就慢慢地進入了夢鄉,睡得很香甜。我不停地舔著她的腳,也不知過 了多久,迷迷糊糊地抱著她的雙腳,臉貼在她的腳心上,跪趴在床邊睡著了… …。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是賓館的叫醒服務。她和我同時被驚醒了,她急速地抽 回雙腳坐了起來,面容嚴肅地問:「建斌,你怎幺趴在那裏睡啊?」這時我還抱 著她的雙腳,感到十分尴尬,臉漲的通紅:「madam,對不起,昨晚是您讓 我爲您舔腳,所以我才……」
她迷惑了一下,似乎記起了昨天喝酒的事,便召了召手:「你過來。」我立 即象狗一樣爬到她的床頭前跪直,等待她的訓斥。她嚴厲地對我說:「昨晚的事 不許對任何人說,否則我決饒不了你!」
我深深地點了一下頭,跪著向她發誓:「她您放心,我死都不會說出半個字, 我永遠都是您最最忠心的奴仆,是您腳下最最聽話的狗。」終于,我和她之間的 那層」紙」被捅破了,我可以大膽地向她表露我的心意,不用再壓抑隱瞞自己對 女她的崇拜和渴望受虐的心理了。
馬燕利眯起眼問我:「你真的想當我的奴隸、做我的狗?」我也是一臉的肅 穆神情,後跪了一步,」咚、咚、咚」地給女她磕了叁個響頭,然後一字一頓地 說:「我,馬建斌,請求您收我爲奴,做我的主人。我願一生一世伺候您,象狗 一樣跟在您的腳下。」
她顯然被我的真誠打動了,她從床上擡起一只腳踩在我的肩頭上,語氣平和 地說:「好吧,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隸了,我最需要的是你的忠誠,你要屬于 我,我是你的媽媽。」
我跪在地下,激動得渾身發抖,不停磕頭,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宣泄我的激 動。她長舒了一口氣,」起來吧,小建,我們准備回家。」
說著用腳一扒拉我的臉,赤腳下了床,我趴下來在她的腳上狂吻起來,還不 斷感謝著她的恩寵:「謝謝媽媽。」
她伸了伸懶腰後,一腳把我踢翻在地,踩著我的胸口說:「少耍貧嘴,快去 洗臉收拾東西,還要趕火車呢!」
「是、是,媽媽」我連滾帶爬地回到了自己的客房。
同樣在奔馳的火車上,同樣在軟臥車廂裏,但此時我與她的關系與來上海時 已截然不同,我們已是明確的」主奴」關系了。所以當我很抱歉地說,還是只能 買到火車票的時候,她和善了很多,無奈的笑笑作罷。雖然對她而言,還不是很 明確什幺是虐戀,但是她很有天分,用她的話說,這個世界上,想跪在她腳下的 男人太多了,但是像我這樣誠懇,忠誠的很少。
在她面前我不用再掩飾自己的崇拜之情,上車後剛剛放好行李,一關上了包 箱的移門,我「咕咚」一聲跪在地下,又爬到她的腳下一邊親吻她的鞋尖, 「媽媽辛苦了,趕快坐下休息一下吧」
她從我的頭上跨過,坐在了另一張床鋪上,」給您揉揉腳吧」
她向後仰靠在毛毯和枕頭上,」恩。」我用雙手托著她的腳腕,把鞋根踩在 自己胸口,爲她脫去馬靴,放到地下,然後開始爲她揉捏雙腳。
「呵呵,你也不覺得髒。」她笑了。
「在我眼裏,您的任何都不會是髒的。」我說得很誠懇,她笑笑說,」其實, 你能這幺陪著我,就挺好。」眼神有些複雜的瞧向窗外的遠方。
其間忍不住一次次地將鼻子湊上去聞她的腳香。她的腳既柔美又馨香,真的 是世間少有的尤物。我陶醉在爲她揉腳的美好感受之中,突然敲門聲響了起來, 我馬上爬起來在對面的床鋪上正襟危坐,一副紳士派頭。進來的是服務員,登記 旅客的身份證。服務員出去後,我迫不及待地又跪到她的床邊。她說:「小建, 起來吧,這兩天你也累了,躺床上休息休息。」我感動地說:「謝謝媽媽,我不 累,伺候您是我的天職。」
她假裝生氣地說:「聽話,爬到床上去。」
我上了床,眼睛卻含情脈脈地望著美麗的她。她斜了我一眼,嗔道:「看著 我幹嘛!睡覺。」
深夜的火車包廂,馬燕利帶著耳機睡著了,電視屏幕上還放著循環的電影, 她太累了,而我已經悄悄爬起來跪在她的座位前,輕輕抱住她的雙腿,將臉貼在 她的小腿牛仔褲上,近乎完美的玉足呈現在我的眼前,昨晚的玉足再次放到我的 嘴邊,我輕輕的一遍遍的親吻,一遍遍的舔舐,用舌頭細心的去感受美腳給我帶 來的快感。
我動情的親吻也傳給馬燕利一絲感染,在半夢半醒之間輕輕發出了呻吟,享 受著我的舌頭,我的崇拜,一腳腳的足尖撫弄著我的耳垂。
我用舌頭在她的足心輕輕的舔著,崇拜中帶著溫柔,此時我已經將這美麗的 玉足當成了自己的情人一樣,用我的整個身心去撫慰。
我那充滿深情的親吻使馬燕利在夢中也有些沖動,漸漸放松身體,不時用雙 腳夾住我的臉往上提,我明白她是讓我向上親吻,我一點點向上挪動著我的雙唇 和舌頭,順著她緊身的牛仔褲腿雙腿向桃源聖地而去。
隔著牛仔褲的褲裆,一陣甜香傳入我的鼻子,她的私處居然會散發香味,真 是令人難以至信,我用舌頭舔舐她的褲裆,雖然隔著厚厚的褲子,我想她還是應 該感覺到,尤其是我不時含住裆部,大口呼出熱氣去溫熱她的胯下,馬燕利被我 舔的有些醒了,仍然雙目微閉,但是呼吸急促起來,平躺下來開始兩腿緊緊夾住 我的頭發,雙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的玉乳上,不一會她的牛仔褲裆部已經濕透了, 不只有我的唾液而已,她一下擡起哦了屁股,牛仔褲被她拉了下來,雙手抓住我 的頭發向自己的私處按。
我的頭伸進她的胯下,天,她居然沒穿內褲,那美麗的桃源,散發著甜香的 淫水,我張開嘴含住了整個桃源,仔細品嘗著。
馬燕利已經開始呻吟了,雙手抓住我的頭發,將我的頭緊緊的夾在她的胯下, 我時而用舌頭舔,時而用鼻子頂,胯下的陰莖已經要把褲子撐破了。
「小壞蛋,小乖狗,嗯…要不行了,不要停。」馬燕利嘴裏不停的呢喃。
我更加賣力的舔吸,直到感覺嘴裏的淫液突然增多,她的雙腿也軟了下來, 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來了,而我的臉上嘴裏也滿是她甜甜的淫液。我沒動姿勢, 而是溫柔的繼續輕吻著她的私處。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把我從她的胯下放出來,」你個小東西,沒想到嘴上的 功夫還挺厲害,是不是專門練過呀?」
「沒有,是您的聖地讓人不由的動情。」我跪在地上回答,然後抱住她的雙 腿,將臉貼在她的腿上。
「行了,我要去廁所。」馬燕利擡腳將我踢開,坐起來,我跪在地上,又抱 住了她的雙腿。
「你做什幺阿,我憋急了阿。」
「我……媽媽……我……請媽媽尿我嘴裏吧。」我低著頭懇求。
「尿你嘴裏?什幺?你真要喝我的尿?」馬燕利很驚訝。
「是,媽媽,做您的夜壺,也是奴想做的。」
沉默了良久,」我明白了,難怪有個變態在我博客說,要喝我尿,你個小變 態,呵呵,好,躺下。」
我躺在車廂的地板上,vip軟臥是地毯,所以一點也不冷,隨著火車的晃 動,我的心也咯噔咯噔,馬燕利站起來正對著我,車廂裏只有一個顯示器在閃耀, 我看不起她的表情她也只能看到我的輪廓,她叉開腿蹲騎在我嘴上。
我嘴含著馬燕利的陰唇,將舌尖抵在她尿道下方,立刻感覺尿道一漲,一股 溫熱的尿液射進我的嘴裏,泛起啤酒般泡泡,濃濃的尿臊味道瞬間刺入我的鼻子, 舌頭感覺一陣酸澀,但是對于馬燕利的那種崇拜,新鮮的感覺,是如此的刺激, 讓我不顧一切吞咽起來,甚至吞咽的速度比她尿的還快,我開始吮吸她的尿道口, 于是她如同哺乳一樣,不斷釋放著身體裏的液體,我甚至開始在想,這裏有哪些 是她喝的啤酒,哪些是她喝的香槟。直至最後的幾滴擠進我嘴裏。我不知道這是 多久的時間,在整個過程中,馬燕利蹲在我臉上就開始尿,沒有絲毫猶豫,也許 可以說是她憋得太久了,但是一般人第一次在別人嘴裏尿尿,都會有些不順暢, 除非這個人高貴得一直把別人踩在腳下,馬燕利做這樣的人太久了。
馬燕利拉上牛仔褲,坐在座位上,燃起一根煙,沒有說話,她雙腿搭在一起, 拉開窗簾,凝視車外一閃而過的點點燈光。
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輕輕包住她的小腿,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她沒有拒 絕,無言的用手摸著我的頭發,那動作就好象年輕的母親原諒淘氣的兒子做錯事 一樣,我心裏湧起一股感動,眼中竟然充滿了淚水,是的,是淚水,我不知道自 己是不是已經神經錯亂了,是不是中了什幺魔咒,一個叁十歲的大男人,跪倒在 一個叁十二歲的女人腳下,剛剛爲她口交,又喝了她的尿,她的幾下撫摸竟然眼 中充滿淚水,竟有種要永遠跪伏在她腳下的感覺,永遠將她作爲自己的女神一樣 崇拜的感覺,就象一個虔誠的宗教信徒崇拜他們的活佛一樣。我再次扒在她腳下, 用臉在她的腿腕上輕輕的蹭著,用嘴親吻著她的大腳。
「媽媽,」一邊親吻一邊輕聲的叫著,是的,我是那幺的自然而然的沖口而 出,」媽媽,我要永遠的服侍您,永遠的臣服在您的腳下。」
「什幺?」馬燕利突然愣了一下。
「是的,」我用充滿真誠的眼神擡頭望著她,」我是說真的,您就是我的女 神,可再沒有一種愛象對母親那樣的愛來表達我對您的崇拜之意了。所以,我懇 求您收下您卑賤的兒子吧。」說完,我象教徒那樣對著她的玉足膜拜起來。
馬燕利好象明白了我的意思,有些感動起來,用她那白嫩的大腳在我的頭上 輕撫了幾下,又用足尖勾起我的下巴,」好了,不用再磕頭了,前些天認我當主 人的時候已經磕了不少了,這個世界上,想跪在我腳下的男人多了,我從來不多 看他們一眼,你知道我爲什幺會選你?」
「我不知道……媽媽。」其實這也是我一直的困惑。
「呵呵,因爲我昨天喝多了。」不等我回答,又笑笑接著說,」那天我看到 你對著我椅子下跪認錯了。」
原來她已經看到了。
「你的忠心,其實我一直不相信,在我身邊,你這樣的人也很多,都是想利 用我的人,不是利用我的身體,就是利用我的錢,不過你那一跪,我有點信了。」
「我要承認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後悔昨晚的事情,我很少喝多,酒真是誤事。」 她略一停頓,」不過剛才那一刻我不後悔了。」
「剛才?」
「剛才……你……喝……我不知道怎幺表達,我覺得我在給你哺乳,你就真 的像我的孩子一樣,這感覺我很久沒有了,你知道我有一個女兒……。」
「現在我更相信你是發自內心的想認我當你的媽媽,我很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也很高興,那我就收下你這個大兒子吧,不過你要記住,還是那句話,你真的能 什幺都聽媽媽的話,都照媽媽的吩咐去做嗎?你身上最寶貴的東西,對我而言, 就是忠誠。」
「能,」我回答,」我能做到,我會用時間證明。」
看的出我的回答讓馬燕利非常滿意,她捧起我的臉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去,給我拿來面膜,太累了,都忘了。」
「是,媽媽。」
第五章暗室中的狗
之後的一切都不一樣了,馬燕利的辦公室在大廈負2層,很是清淨,也避免 了狗仔隊的打擾,馬燕利不是每天都上班,上下班都從地下室的車庫直接走,避 免了因爲名人帶來的騷擾,平時這一層,只有我在外間接電話,見客人,馬燕利 一般不直接見人,重要的客戶會預約。于是我每次進入她的辦公室,都會跪在她 身邊等待文件簽署,或者彙報工作,她沒有表示反感,對她來說,男人在她腳下, 是很正常的事情,另外我還有了一個特殊的任務,喝掉她的每一泡尿,至少她來 公司的時候我都去喝,不過一直也沒有第一次在火車上理想,馬燕利總要應酬, 所以尿味不淡,加上人高馬大,女人膀胱本來就比男人大,尤其是喝過酒,更是 尿量驚人,我難免有惡心的時候,所以經常,濺落在廁所的地板上。馬燕利倒是 沒有在意,但是我覺得自己沒有盡到責任很愧疚,馬燕利感覺到,就說,其實你 在我跨下,我就挺高興,如果你非要做到盡善盡美,那就努力試試。這就是馬燕 利的風格,不強求,但是很努力。
我開始每天堅持吃大量的鱿魚絲,讓自己適應腥臊的味道,灌自己一些啤酒 來適應迅速而來的尿量,半個月下來,已經可以很妥當的躺在地上喝完馬燕利任 何量的尿了。
這是我來公司第一次拿薪金,是4000多,作爲月光族,我只有5000 塊存款,我手捧著我全部家産9000多,跪在馬燕利面前。
「媽媽,我是您的,這雖然少一些,但是我全部的家産,作爲您的狗,我不 需要這些,希望您能手下,雖然很少,但是這是我的一片心意。」
馬燕利一邊看電腦,掃了一眼跪在辦公桌前的我,輕輕皺皺眉,沒有說話, 又繼續上網做事,過了良久
她放下手中的活,椅子轉向左面,看也沒看我說:「過來。」
我疑惑的在她面前跪下,手裏拿著錢,仰頭看著她,她平靜的俯下身,左手 抓住我的頭發,右手很慢,但是很用力的給了我一個耳光,臉上面無表情。一腳 踢開我手中的錢,說:「滾到桌子下面去。」
我有點驚慌的爬進她老板台的下方,傻傻跪在那裏,只能看到她劈開的雙腿, 雙腿合身的黑色職業褲,完美的展現出優美的線條,她的手伸到桌子下,我志趣 的把頭伸過去讓她抓住頭發,她把我的頭塞進胯下,我一動不敢動,更不敢舔。
我聽見電腦鍵盤的聲音再次響起,她意味深長的說:「我要的不是你的錢, 是你的靈魂。」
轉天,我用全部的錢買了一塊普洱茶餅,不是太好,但是這是我唯一能買到 了的。
當我再一次跪在她面前,奉上的時候。她看了我半天,無奈的說:「這塊要 多少錢阿。」
「……8000多……這不是錢,這是茶葉,媽媽。我只是想給媽媽買點東 西,我知道媽媽愛喝普洱,可惜我買不起更好的。」我不敢隱瞞。
「唉,你沒錢了,怎幺租房生活?」馬燕利有點苦笑。
「媽媽……我能住在辦公室嗎?我想一直在這裏等著,伺候你。我不會讓別 人知道的,我就住在廁所裏,就可以。」我低下了頭。
「唉,不讓你住,難道要你露宿街頭阿。」馬燕利答應了。
從此,我就住在了辦公室的廁所裏,不回出租屋了幸好我的東西不多,只有 一件西服值點錢。
轉眼又是一個月過去了,這是2006年25日聖誕節,星期一,她昨晚打 電話給我,說今天會來上班,說要驗收我這個星期的訓練成果,因爲我一直扒在 地上,臉擡起來喝礦泉水,爲了能讓她可以坐著,甚至躺著接受我的服務,當然 鱿魚絲也在堅持吃,不過說實話,鱿魚絲很貴,馬燕利也知道我沒錢了,于是買 了整整一箱放在辦公室,她電話裏要我去跪在她辦公桌下,面向辦公椅,像條小 狗一樣手伸直,坐在自己的腿上,頭頂著桌底。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去了,腳開始 發麻,有點累了,于是我把肘部貼地,趴在地上,臉貼在手背上,重心前移,輕 輕的直了直腿,酸麻的感覺立退。當鼻子靠近地板時,我用力吸了口空氣,並沒 有什幺味道,但在我的幻覺中,仿佛聞到了一種仿若蘭花的香味。
董事長辦公室,負2樓,裏面沒有窗戶,我不敢開燈,周圍一片漆黑,排氣 扇嗡嗡的轉動,陪我寂寞的等待著。算算時間,應該快8點半了吧。
突然聽見鑰匙轉動的聲音,我緊張的擡起頭跪好,門開了,走廊的燈光傳了 進來,然後聽見兩聲清脆的高根鞋踏地聲,喀的一聲,房間裏的燈也開了,眼前 頓時明亮了一點,但視野並沒能增加多少,我正跪在叁面被圍的辦公桌下,我的 正面,是一把∩型腳的椅子,椅子坐面的高度,比辦公桌的鍵盤抽屜底部剛好低 一個頭部(這點我量過很多次),而椅子的寬度,僅是略窄于桌下空間而已。現 在椅子的坐面被放在桌下,高高的椅子靠背擋完了我的視線。房門被重新關好, 我聽見了挎包扔在桌上的聲音,悉悉的換衣聲。然後聽見高根鞋走近,椅子被拖 了出去,黑色條文西褲緊裹著兩條修長的腿出現在我的面前,跟著,我的手便被 踹了一腳,但很輕。
「我來了啊,呵呵」,輕輕的笑聲傳來
「汪汪,」我回應到;」原來是看我在不在啊」我想。
「你沒看到,今天早上我家院子裏結冰了,我的寶貝兒,在冰上玩得可開心 了,我悄悄開車走的,沒敢打擾她,唉,又開始想她了。」
她是很顧孩子的人雖工作很忙,但是周六周日一定回家和女兒團聚,所以周 一剛和女兒分別都會很思念。她隨意和我說些抱怨便沒再理我,而是坐回椅子,
我看見了她上半身及肩的部分;黑色的小西服把她的細腰和高聳的胸部襯托的分
外迷人。在左胸前的胸牌上寫著幾個小字:「董事長馬燕利」
馬燕利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然後臀部前移,腿從我肩膀左右伸進來,解開 皮帶,略一擡臀,我忙用手抓住她的褲腰一收,褲子便被脫到膝蓋處,褲裆部分 遮住了我的臉,我一低頭,從褲裆前鑽上去,溫暖而柔軟的大腿就貼在我的臉頰 上,而我眼前,是幽幽的芳草地……
我忍不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一種莫名的芳香充進我的五髒六腑,好象我的 靈魂在這一刻已經出竅;正陶醉間,感覺我的臉被大腿用力一夾,我忙手背在後 面,摸到馬燕利的高根鞋,輕輕的脫下,然後拉住她的褲腳,把她的褲子給拉了 下來,然後雙手攤開,放在地上。
馬燕利先拿出一件黑色的套裙,把腳從我肩膀左右縮回,鑽進套裙後放在我 手上,提著套裙身體一傾站了起來,我看著套裙慢慢上升,遮住了那片芳草地後 到了腰部;馬燕利扣好腰扣,再把裙腳上拉,當那片芳草地再次出現到我的鼻子 前,我實在忍不住了,把頭上揚,全力伸長脖子,用嘴去夠,但手被踩在她的腳 下,怎幺也差點。
「馬上,馬上,先幫我把鞋穿好」馬燕利坐回椅子,擡起了腳放在我肩膀上, 我忙摸出了高根鞋,爲她把鞋穿好。
「喀」的一聲,高根鞋落地,馬燕利站了起來,直起腰,兩腿略分後對我說 到:「來吧,賤賤」
我忙鑽出了桌子,撲到她的胯下,頭向上擡,張大了嘴含著她的花瓣,舌頭 慢慢的前後勾畫她的花徑,
鹹鹹的味道讓我口腔裏馬上湧出大量的口水,我用力把口水吞了下去。望上 看時,馬燕利腰部黑色的套裙擋住了我的視線。
馬燕利一手輕輕摸著我的頭發,把我的頭往上緊貼她的陰部,另一手按住腰 部翻上去的裙腳,含笑低頭,著看我的眼睛:「別急,賤賤,都是你的」馬燕利 一邊笑著說道,一邊把腳左右邁過我的肩頭,用大腿夾著我的臉,手托著我的頭 使勁往陰部頂了頂,問到:『准備好了嗎」
我忙用手繞過馬燕利的腿,抱住了她的腰,把嘴張到極限,鼻子摁在那芳草 叢中,用舌頭往深處一頂後縮了回來,停著不動。
馬燕利看著我期待的眼睛又笑了笑,把手放下,當裙子蓋在我眼睛上的時候, 那股溫暖的液體便射在我的舌頭上,發出」哧哧』的聲音,淡淡的氨水味道漫漫 充滿我的口腔,滿足著我靈魂深處的渴望。
來不急品嘗,我陶醉的小口小口的不停吞咽,雖然很想含著滿口的溫暖細細 品位,但我知道只有保持口腔真空,才能讓馬燕利釋放的更爲舒服,而且,若嘴 裏含的太多,在吞咽的時候容易溢出,弄髒馬燕利的衣服;馬燕利對我顯然也特 別放心。站著一邊爲我哺尿,一邊把挎包拉開,把裏面的u盤和其他的辦公用品 翻了出來放在桌上,然後拿起空調遙控板,點開空調,再想彎腰打開電腦,突然 想想我還在工作,于是放棄,左手掀起蓋在我臉上的裙擺,愛憐的看著我閉眼享 受的樣子,右手輕輕拍著我的頭說:「賤賤真乖,渴壞了吧,不急,都是你的, 都是你的」
尿流由粗變細,再變成滴,我忙停止了吞咽等待著,果然,馬燕利小腹一縮, 又有一小股尿流猛的射在我的舌頭上,酥麻的感覺讓我整個咽喉都癢癢的,這次 我含著尿液慢慢的品嘗,因爲我的嘴和她的陰部依然緊密的結合,那種尿騷氣誰 也聞不到,而在我嘴裏的液體,是淡淡的鹹苦味,當很久前我習慣了這種味道後, 它就一直讓我著迷。
小心的吞完嘴中的液體,我用力敏了敏嘴,吞幹口水,把嘴唇塞進她的大陰 唇裏,微微張開使勁吸著她的尿道和陰部,然後伸出舌頭,前後深深的舔吃裏面 殘留的液體,」呼~」,馬燕利長出了一口氣:「餵你喝東西真是享受啊」。」
我也是種享受」我在心裏這樣說。
「好了,完了,待會再給你喝」馬燕利說完,腳跨回來,把我頭按在陰部揣 了我腿一下往前走一步,我忙跪著退回桌下,手帶著椅子拉到桌前,她翻下套裙, 把我的臉裹在裏面,我的臉又被那雙溫暖的大腿緊緊夾住,然後她把臀部靠前坐 下,雙腳繞過我的肩搭在我背上,用手拍拍我的頭說到:「昨天你上夜班,好好 給媽媽舔一下,舔累了就在這裏睡一會吧」說完,拉出鍵盤抽屜,蓋著裙間突起 部分,開始辦公;而我,則在她的大腿緊夾中忘情的舔吸著那柔軟的陰部,鼻子 裏傳來的裙下氣味,讓我欲醉欲仙,渾然不知身在何方。

全黄一级A片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