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在男公厕内她叫得比起平常更加兴奋高昂

精彩内容:

淩晨兩點,鄭忠雄回到他甜蜜的小窩。寒冷的空氣還殘留在他的臉頰和雙臂上,疲憊感布滿著他的身軀,就算如此,他臉上還是挂著絲絲的笑容。
    
  今天,剛好是他們這群好友聚會的日子,爲了和朋友有多一點相聚的時光,他用了比往常快兩倍的速度完成工作,然後提早下班。
  
  「雪慧,我回來了。」忠雄打開大門後喊道。不過,昏暗的屋子裏卻沒有一點聲音傳出,反而有種詭異的感覺。
    
  忠雄滿臉疑惑,隨手帶上大門後走了進去。當他來到客廳後,立即被裏面的情況給嚇了一跳。
  
  電視機前面,阿健咬著指甲默默地看著螢幕中的動畫美少女,嘴裏不斷喃喃喊著:「好萌喔!好萌喔!」
  
  餐桌,有兩個人。一個是沉穩的成年男子志傑,輕推著他黑框眼鏡,吸了口煙,眼神凝視著筆記型電腦的視窗。隨後雙手快速的在鍵盤飛舞,將他滿腹的思緒轉化成文字,鍵入在電腦裏。
  
  一旁,還有個披頭散髮的女子醉趴在餐桌上,滿臉潮紅散發著濃厚的酒味,手中還握著紅酒的空瓶。忠雄不禁暗道著:「我私藏的好酒居然一滴也不盛了。」
  
  另外,客廳的沙發上,四個人佔據著的不同位置,分別是雪慧、小林、翠玉和潘捷,各自手中握著五張撲剋牌,一動也不動,彷彿他們的時間靜止般。
  
  忽然,甯靜的氣氛在一瞬間抹滅。雪慧像是發了顛,歇斯底裏罵出:「啊!我爆了啦!你們這群渾蛋,聯合起來陰我。」接著把撲剋牌甩到桌上,嘴翹得老高,縮在沙發上生著悶氣。
  
  「早跟你說過,別玩這幺大,你就是不聽。你看我長得這幺帥,你這幺醜,光從外表就知道你輸定了。」小林撥弄著他前額僅存的那束浏海,自以爲很潇灑的說道。
  
  「願賭服輸,別想賴皮。我這次一定要你穿上我這身女僕裝。」潘捷一身櫻花色連身衣裙,背後的釦子一顆一顆快要爆開。樸素的白圍裙,縫有蕾絲邊緣的頭飾。腳下是一對不合腳的白色短筒襪和漆皮的平底黑色釦帶鞋。
  
  如果是一般的情況,這身女僕裝應該會是受到不少俊男的喜愛。可惜,穿著這身服裝的人,是一個滿是鬍渣、腳毛和汗味的中年大叔。小指頭扣弄著他的鼻孔,令人有種詭異的忠雄對比。
  
  「呵呵。潘捷啊,你那身裝扮給雪慧太可惜了。你沒看她那扁平的洗衣闆,水桶的腰身,蘿蔔般的大腿,真是浪費啊!」翠玉輕衊的笑著說道。說話同時,還不時搖晃她36D的巨乳,擺弄著23吋半的腰身以及修長白皙的美腿。
  
  「死乳牛,誰叫你說話了,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吧啦。」雪慧看到翠玉不斷的向她搔首弄姿,氣得馬上回她一句。
  
  聽到雪慧的回應,翠玉只是呵呵笑著,一臉狡詐的說:「別忘了,我也分到一杯羹喔。上次的『鳗魚』,我這次回一併還給你的,準備好好享受吧。」
  
  四人莫名奇妙的對話,讓忠雄聽得有些不知所雲,忍不住開口詢問:「到底發生了什幺事啊?」
  
  看見忠雄回來的雪慧,彷彿握到了救命的稻草,連忙開口哀求說道:「忠雄,快救救我。他們聯合起來欺負我啦!」
  
  「不要。」忠雄想都沒想就拒絕。因爲,每次只要雪慧這樣求他的時候,就是她又闖了什幺大禍。
  
  「各位,請你們慢慢享用她吧。我先來去睡一下好了!」
  
  「忠雄,你這個沒良心的家夥!你不幫我的話,今天開始你就別想跟我一起睡了。我保證,我一定會把你踢下床的。」雪慧眼見唯一的救命稻草將要隨她離去,忍不住出口威脅。

  「沒關係。我想要的時候,就拿條繩子把你綁起來就好。只要把你捆得緊緊地,你絕對是會淫蕩的要求我把你征服。」忠雄聳聳肩說道,滿臉止不住的笑意。

  「你!你!」

  這時,有個人動作了。他抽口菸,將白霧緩緩吐出,說道:「阿忠雄,你就留下來陪雪慧吧。你看她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難道不讓你心疼嗎?」這句話一說出口,讓雪慧感動萬分,這群朋友裏面,果然還是只有志傑最疼愛她。她不禁感激的說:「志傑,你人最好了。」

  「NO!NO!NO!」志傑左右搖動他的食指,接著說:「我不收好人卡很久了。我要忠雄留下的原因,就是要他當懲罰遊戲的執行人。各位,你們覺得如何?」

  志傑話說完,馬上引起衆人的迴響,各各鼓起掌來支持。志傑舉起手平靜衆人興奮的情緒,又發話說:「那今晚的贏家們,你們想玩什幺懲罰呢?」

  翠玉首先發言,說:「我仍舊忘不了上次的懲罰。雪慧這家夥,居然在我的陰道裏塞進十幾條活生生的鳗魚。那種鳗魚在體內亂鑽噁心的感覺,還要擔心會不會跑進子宮裏。這次,一定也要讓你嚐嚐!」她雙手不斷的搓揉著,似乎等這個報複機會很久了。

  「我的懲罰,只想她換上我準備的女僕服裝就好。一想到雪慧般的雪慧換上這套衣服,我下半身就不自覺得興奮起來。」潘捷陷入了自己的想像世界裏,不時吞嚥著口水,褲裆凸出一塊,好像雪慧已經換女僕服出現在他面前一樣。

  潘捷的想法讓翠玉有點不悅,忍不住抱怨起來,說:「潘捷,你心太軟了啦。怎幺不說鞭打或是滴蠟之類的,這樣才顯得香豔刺激啊!」

  「不要、不要,這樣會弄壞我的女僕服。你不知道,我縫製這件衣服,花了我叁個晚上的時間和心力耶。我才不會笨到去破壞它。」潘捷回過神,態度堅決的說道。

  「啊呀!這個簡單啦。我這幺英俊潇灑,交給我就對了啦。」小林先撥弄著他的浏海,接著從他的公事包裏取出一副奇妙的東西。數片膚色的輕薄軟墊,還有一個遙控器。然後得意的說:「這是我們公司的研究部門開發五年所誕生的新産品『性福123』。黏貼在頭頂,利用高磁波共震,來達到生髮的效果。你們看著個遙控器,上面五個刻度,分別來調整磁波的功率。嘿嘿!」說完,又撥弄著他的浏海,發出邪惡的淫笑聲。

  就當衆人討論著邪惡的陰謀同時,雪慧慢慢的向牆邊移動,打算大夥們注意力沒放在她身上的時候逃走。就當她移動到走廊旁,一個沒發言的人悄悄伸出她的魔手,不對,是魔腳,放在雪慧移動的位置上。

  「啊!」一聲尖叫。

  隨後,一只手把四腳朝天的雪慧給拎起來,溫柔的說道:「逃跑是不對的。乖乖接受處罰吧。」她的模樣,絲毫沒有剛剛酒醉的窘態。反而像是個披著天使羽翼的惡魔,搖動著叁角形的黑色尾巴。

  「姊姊,我知道你最好的,你一定會幫我對不對?我不想要塞鳗魚啊!」眼見自己逃不掉了,急忙裝成可憐的模樣,看能不能挽回一點什幺。

  「好啊!」沒想到醫生居然一口就答應,使得翠玉不禁破口說出:「我絕對不同意。」

  「翠玉妹妹,別發這幺大的火氣,我只是有更好的主意罷了。」語畢,雪慧便開始後悔,不斷掙紮。但是,柔弱的雪慧,哪裏會是空手道兩段的醫生的對手。她輕輕的安撫著她,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想玩弄你的小菊花,在裏面注入我精心調製的灌腸液。然後,塗一點催情的藥膏在你的陰道裏。等到你高潮的時候,那下半身激射的情景,讓我無限遐想啊!」
  
  「醫生,你說的真好。如果再加上一點野外暴露的話,我相信一定會更棒。」志傑這時提出的點子,更讓雪慧快要崩潰。

  翠玉則是在一旁高興的直拍手,稱讚道:「真是太令人期待啊!」
  
  反而潘捷在此刻提出了他的不滿,說:「我反對。這樣會弄髒我的衣服。」

  「你放心。只要多多注意一點,保證不會弄髒你的衣服的。」志傑邪惡的笑著。

  「不要啊!」雪慧大聲喊叫著。  

  蕾絲頭飾、白圍裙、櫻花色連身裙,以及白短襪配上黑皮鞋,一套俊男們夢想的女僕裝扮,就這樣活生生的出現在漁人碼頭。而這套服飾的主人,也是個身材嬌小的雪慧,更引起不少人的眼神關注。  

  「你瞧。附近的所有人,都再注視著你。」雪慧的耳朵忽然冒出這一句話。聲音的來源是個崁在雪慧耳上的黑色微型麥剋風,這是方便下指令特別裝上去的。

  「好丟臉喔!」雪慧喃喃地說道。此刻的她,很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除了她一身的女僕服外,裏面可是什幺東西也沒有。膚色的輕薄軟墊黏貼在她各處的敏感帶上,但還是掩飾不了他凸起的兩粒小紅豆。粉紅色的小裂縫,四周沒有一絲雜草,完完全全的呈現出來。最令她羞恥的,還是腰上挂的點滴帶子,細細的導管,將紅色的液體,導入到淡褐色的肛門裏。

  「開始啰。」忠雄按下了手中的開關,將飛梭移動到「四」的位置上。

  雪慧身體驟然一震,接著酥麻的電流襲擊全身,最先有感覺的是液體一點一滴流進她的直腸。火辣、刺激,以及不適應。

  隨著液體流進的速度加快,火辣感更劇忠雄,開始有了疼痛的訊號傳入她的腦中。各處的敏感帶也有麻麻的挑逗感。
  
  叁十秒!一分鍾!兩分半!隨著時間的流逝,身體傳達的感覺逐漸變強。肛門的灼辣和疼痛感,以及排泄的渴望充斥著她的腦袋。各處的麻痺感開始轉變淫欲的快感,體溫漸漸升高,皮膚浮著嫣紅。先早塗抹在陰道內側的大量催情藥膏也慢慢發揮著其功效,慾望之火一點、一點地腐蝕她。

  身理心理兩種不同的感受在她體內糾纏著。貝殼般的銀牙緊咬,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來,卻阻止不了口水從嘴角溢出。胸前的兩粒粉嫩小乳頭,不爭氣地變硬變挺,從女鋪裝外側也可以清晰看見凸起的模樣。粉紅色小裂縫也滲出浪騷的透明汁液出來,閃耀著晶瑩的光采。雪慧不斷把身體捲屈著,雙只腿拼命地夾緊,左手壓在私處上,唯一的支撐只有她右手緊握的拉環。

  「那個女生怎幺了啊?」

  「不舒服嗎?」

  「她樣子有點古怪耶?」

  「你看他左手放在『那個』地方,該不會是!」

  周圍的遊客們竊竊私語著,有些人開始假裝不經意,做出小動作。周圍的注視,讓雪慧有股被視奸的莫名興奮感,愛液瘋狂地分泌,從緊閉的小裂縫宣洩出來,流到整個大腿都是,有些更順著銀絲滴到地闆上。
  
  這時期的男生,處于青春期著狀態,看到這樣的場景,不免心癢癢的。有的不斷地吞嚥口水,有的則是盡力睜大雙眼想把看到的一切收進眼底,還有一些,偷偷摸摸用手在自己高挺的地方,上下摩擦著。

  旁邊,還有一些人表情雖然是不悅,不過雙眼仍是注視的同一個方向,靜默地欣賞這場活春宮。

  「哎呀!」雪慧輕叫了出來,滿臉脹紅,散發著濃郁的芬芳。一場高潮,即將爆發!頓時間,小穴強忠雄地收縮著,「噗滋、噗滋」噴出一波、一波水液,濺灑車廂的地闆上。隨後雪慧軟了下來,跪坐在地面上抽蓄著,享受著高潮的刹那。

  「餵!你們在做什幺啊?這裏是公共地方!」一個穿著警衛製服的大聲斥罵著。從另一頭的車廂,奔跑過來。

  阿健和忠雄兩人,很有默契,各自拉著雪慧的左右手臂,逃離現場。

  「清掃中。請勿進入。」這個牌子豎立在漁人碼頭的男廁所外。裏面,卻出現叁個身影。

  「呼!呼!真是好險。」忠雄大口喘著氣,他看著靠在身上的可人兒,戲谑的說:「雪慧,你剛剛的表演真的太棒了。害我差一點就要射了。」

  雪慧沒有回話,反而白了他一眼,不悅地說:「看著自己的女朋友在別人面前高潮,這樣讓你很得意嗎?」
   
  「呵呵。口是心非。明明就是自己想要,不是嗎?」忠雄呵呵的笑道。

  「哪有!」正當雪慧想要反駁,忠雄拿起了手中的遙控器,在她面前搖晃的說道:「遙控器我關掉很久了,你都沒發現喔。」

  忠雄的一句話,讓原本想要開罵的雪慧瞬間說不出話來。她知道忠雄沒騙她,因爲她身上的道具並沒有任何運轉的動作。想到這,她不敢繼續想像下去!

  接著,忠雄又開口提出另一個問題,說:「不過,現在你不想排便嗎?」

  這句話,彷彿一道驚雷,打醒了雪慧。強忠雄的排泄感浮現,讓全身汗毛豎立起來,她急忙站起來,下半身卻不聽使喚。她只好右手扶著牆壁支撐身體,左手壓著小腹抑製欲噴的便意,往馬桶的方向走過去。

  「小乖乖,懲罰還沒結束喔。」忠雄攔住了雪慧,對她指著反方向的廁所間。只看見阿健默默地拿著叁角架和攝影機,運用專業知識,將攝影機固定到一個合適的位置上。

  刹那間,雪慧忽然想起志傑在叁人離開家門的時候,對著忠雄和阿健咬耳朵的場景。她似乎快崩潰,然後用很可憐的聲音哀求著說:「忠雄!求求你!不要啦!」

  「還不行喔。」忠雄沒有理會雪慧的不甘願與掙紮,先取出布條將小秋的嘴牢牢封住,在後腦打個節。然後把她的手腕用阿健事先準備的麻繩捆住,拉直綁在上方的蓄水箱。

  「嗚嗚!唔唔!」雪慧看到忠雄接下來取的東西,拼命地搖著頭。

  只見忠雄拿著一條塑膠管,分別綁在雪慧兩只腳踝上,然後拉起和手腕的繩子綁在一起。這時,雪慧的模樣呈現V字型。粉紅色的陰部和淡褐色的小菊花,毫無遮攬的展現出來。

  阿健的攝影機也架設完成。他打開紅色圓型的錄影鍵,鏡頭裏呈現一幅淫亂的圖像。只見忠雄的手中,握著遙控器,對著雪慧微笑說道:「寶貝,最後的一場戲要開演啰。」

  他打開開關,將功率調整到最大,劇忠雄的電流感馬上就流竄全身,把雪慧剛剛退去的性慾給挑逗起來。忠雄也順便按摩著雪慧的小腹,輕輕的搓揉著。然後算準時間,拔去堵住雪慧肛門的塞子。

  雪慧不禁睜大起眼來,她感覺到糞水似乎從肛門滴漏出來。小腹也在這時冒出「咕咕!噜噜!」的響,緊接著便意猛忠雄地襲來,緊閉的擴葉肌快要超過她能忍耐的極限。

  「嗯嗯!啊!呃呃!」雪慧的呻吟從布條裏小聲的傳出。

  她鼓起最後一絲氣力,拼命收緊肛門。越是這樣做,帶給她的快感越大。在收縮和放鬆之間,她的思緒崩潰了。陰道再一次噴射出淫液,肛門也無法收緊,一股股強勁的糞水,稀裏嘩啦地急噴出來。

  明明就是令她羞愧到快死掉的情況,身體卻不爭氣地達到了巅峰。雪慧滿臉儘是屈辱的淚水,身體不斷的痙攣抽蓄著。不過,潛意識告訴她這樣還不足夠,還想要眼前男人的大肉棒,惡狠狠地插入到她的體內,滿足她被虐的慾望。

  忠雄似乎和雪慧有著心靈感應,立即拉開拉煉,掏出巨大兇狠的陽具,張牙舞爪地向雪慧揚威著。經過剛剛的激情,雪慧的密穴已氾濫不堪,忠雄沒理會排泄物的惡臭,撥開雪慧兩片脹紅的陰唇,毫不費力插進了她的體內,開始劇忠雄抽送。右手也在同時,移動到雪慧勃起的陰核上,奮力地蹂躏著。

  「嗚!嗚!嗚嗚!」忠雄奮力的抽插,雪慧也不停的叫著。也許是公廁的關係,叫得比起平常更加興奮高昂。
  
  雪慧感到忠雄的陰莖一次又一次頂到子宮頸上,讓她渾身酥麻無力。陰道塞得滿滿的,那種被塞滿的感覺跟平常不同,有種更加充實的感覺!令她興奮得渾身直抖,嘴裏發出滿足的尖叫。

  忠雄也是一樣,雖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雪慧做愛,但卻是第一次如此爽快,溫暖的蜜肉緊緊的箍著他,小嫩穴內的嫩肉颳著他的陰莖,舒爽的感覺像是吸毒上瘾一樣,無法言喻。雪慧臉上的表情,羞愧又舒爽,屁股淫蕩的扭動著,更添加了忠雄的獸性和征服感。

  忠雄像是發狂般,不斷的抽送著,低頭看著雪慧的嫩肉隨著自己的肉棒不斷的翻進翻出,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忽然間,聽見了陌生人的聲音,說:「憋了好久,好急喔。」不知何時,放在門外的「打掃中」牌子居然不見了,開始有人群擁進廁所裏。

  「有臭味耶,是不是沒打掃乾淨啊?」

  「也許是有人在大便吧?別想太多。」

  聽見人們的竊竊私語,雪慧不免緊張了起來。雙唇緊閉著,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發出來。她凝視著忠雄,眼神似乎哀求他不要繼續,再繼續話可能會被發現。不過忠雄裝作沒看見,反而更用力的幹著,好像在炫耀他高超的技巧似的,使得雪慧被搞的雙腿發軟,快要昏死過去。

  也許是廁所裏面的風扇雜音和外頭的喧鬧吵雜,兩人在廁所裏面的瘋狂舉動並沒有被人發現。

  隨著忠雄一波、一波的進攻,她很快的又被帶到的快感的頂峰,分明地感到小腹和下身的抽動,一股熱浪由陰道深處湧出擴散到身體每一處,她又達到了高潮。忠雄也再雪慧這次高潮的時候,拔出陰莖,將生命精華全數噴射在她的臉上。

  雪慧此時也暈了過去,白濁的精液沾滿她清秀的臉龐,有種妖豔淫穢的對比感瀰漫著。忠雄關掉攝影機和遙控器的開關,露出滿意的笑容。


  也不知道昏死了多久,雪慧悠悠的轉醒,整個腦袋還昏沉沉的,身體也還動彈不得。渾身上下好像沒有穿衣服似的,直接跟空氣面對面的接觸,好像被漂浮在大自然當中被整個懷抱。

  突然,有另一個呼吸聲接近她。先被突擊,是胸前的兩粒乳房,溫暖潮濕的東西不斷的擦拭著她。雪慧發覺雙乳一跳一跳地增大,乳頭也開始向上翹起。雖然她是在不甘願的情形下,但全身卻誠實地燥動起來。她努力的掙紮,但換來是更加刺激的快感,好像掙紮是增添情慾一樣。下體也開是發熱,黏糊糊的密液分泌出來。

  「雪慧,你未免也太敏感了吧!這樣你也有反應。」忠雄的聲音的傳進了雪慧的耳裏。聲音裏,有些無奈。

  雪慧這樣才張開雙眼,看著模糊的四周。熟悉的房間,睡慣的床,這裏是他們倆甜蜜的小窩。她接著微弱的聲音詢問:「回家了?」

  忠雄將濕毛巾換到乾淨的一面,邊溫柔的擦拭著她的大腿內側,邊說:「是啊。回家了。」

  「輕點。」雪慧吃痛喊道。

  「抱歉、抱歉!」忠雄連忙放鬆自己的力道。

  「其他人呢?」這時,雪慧才想起家裏的那一大群惡劣的家夥。想到這,她就有點怒氣,要不是他們,自己也不會這幺慘。

  「都已經半夜十一點了,當然各自回家啰。對了,他們都看過錄影帶了。每個人都直說讚喔。」

  「不是吧?」雪慧滿臉黑線的說道。

  「還有,大家還約好,下周的二十八號,再一次聚會喔!」

  「二十六號,不是過年前嗎?」

  「對啊,志傑說,這樣才可以再寫一篇新年的淫悅聚會啊。」忠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