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害湖南卫视丢尽脸,被索赔650万,陈楚生的遭遇揭开乐坛的遮羞布?

精彩内容:

13年前,湖南衛視最火的節目無疑是《快樂男聲》。

其中一個拿著吉他的帥哥唱了一首自己創作的《有沒有人曾告訴你》。

他的聲音仿佛有一種魔力,讓觀衆很快就能聽到歌曲背後的故事。

綜藝《快樂男聲》 陳楚生演唱

果然,他憑借自己的天賦和才華贏得了2007年快樂男聲總決賽。

人們沒想到的是他沒有受過訓練。爲了堅持自己的歌唱理想,他做過修理工和送餐員。

2007年,陳楚生在《快樂男聲》獲得冠軍

但是後來不知道爲什麽,他在湖南衛視的跨年晚會上消失了,這不僅讓湖南衛視丟臉,還導致自己和湖南電視台對簿公堂。

他一度面臨220億元的巨額賠償,最後他賠償了650萬元。這個人就是陳楚生,他也是我們今天的英雄。

陳楚生

當過修理工,做過送餐員的普通人

1981年7月25日,一名男嬰在叁亞, 海南出生這是陳家族的第二個兒子。父母給他們的孩子起了一個名字,陳楚生

陳楚生童年

1995年,年僅14歲的陳楚生,愛上了吉他,他非常渴望得到自己的吉他。

然而,他當時的家庭環境不允許他這樣做。懂事的陳楚生,只能私下向同學借一把吉他,每天都在房間裏堅持練習彈唱。

年輕的陳楚生

他如此沉迷于音樂,以至于在夢中情不自禁地哼唱起來,這被陳楚生哥哥看到了。

他從小就非常愛他的弟弟。爲了滿足弟弟擁有吉他的願望,他開始找各種兼職來省錢。

陳楚生和他的兄弟

直到1999年,他終于攢夠了買吉他的錢。雖然當時這對他們家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但哥哥還是毫不猶豫地滿足了哥哥的願望。

陳楚生一看到吉他,就欣喜若狂。從那以後,他更加勤奮地練習。

盡管他們都是通過自己的摸索學會了吉他,但陳楚生仍然彈得很好。也許這就是天賦。

陳楚生

高中畢業後,陳楚生獨自去了深圳追求他的音樂夢想。

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來深圳,之前,他在自己的修理廠幫忙,每天帶著爸爸戴著手套修理各種汽車;當我回到家時,我不得不做各種家務。

陳楚生和他的父親

兩年後,陳楚生決定去深圳,因爲他覺得這種重複而壓抑的生活不適合他。他第一次到達深圳時是19歲

爲了生存,陳楚生找到了一份在餐館送餐的工作,每天騎著一輛破自行車

街小巷。

但經濟上的窘迫,絲毫沒有影響陳楚生的音樂夢想,他在工作之余還是會堅持唱歌,並憑借自己的實力,在酒吧裏堅持駐唱了6年。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也從最開始羞澀的新人歌手,漸漸地成長爲受歡迎的歌手,並且得到了客人們的認可。

陳楚生因此得到很大的鼓舞,並堅定了自己的音樂之夢。

陳楚生酒吧駐唱

但生活並不是一帆風順的,酒吧裏也會有喝醉酒鬧事的客人。曾經有一次,有個客人在陳楚生唱歌的時候,突然拔掉了他的音響線,並拿走他的帽子。

面對這樣的突發狀況,陳楚生還是堅持唱完了歌曲。

想必那個客人也沒想到,自己酒後騷擾的這個年輕歌手,有朝一日會成爲全國爆紅的冠軍歌手。

陳楚生

參加《快樂男聲》,一夜成名的明星

那些年陳楚生在酒吧裏一邊駐唱,一邊堅持著自己的夢想,也邂逅了愛情,他終于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陳楚生和他的女朋友

2003年,當時的女朋友替他報名了湖南電視台主辦的 “PUB歌手大賽”節目。

當時的陳楚生十分內斂,覺得自己參加比賽爲時尚早。

但女朋友深知他的實力,並不斷地說服他,給他做思想工作,最終陳楚生被說服了。因爲這是一次認識更多音樂人的機會,他也可以學習到更多。

陳楚生參加2003年《PUB歌手大賽》

陳楚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最後竟然拿下了這個比賽的冠軍,並且和百代唱片公司簽約。

他認爲自己終于等來了大展拳腳的機會,卻沒想到簽約給唱片公司後,自己並沒有得到資源,整整兩年都沒有什麽成果,于是他和百代解除了合約。

陳楚生奪冠

爲了生計,陳楚生又回到酒吧駐唱。此時的他從歌唱冠軍變成了流浪歌手,生活很不穩定。但他依舊堅持自己的音樂夢想,並和一些音樂愛好者組了Big Boy 樂隊。

2007年,陳楚生參加了“快樂男聲”西安賽區的海選,然後順利地進了50強,緊接著開始參加集訓。訓練的過程中他極其刻苦,在一堆優秀的唱將中,他顯得十分內斂。

綜藝《快樂男聲》

在十進一的決賽中,陳楚生堅持選了叁首慢歌,但最後在導演們的勸說下,還是勉強換了一首快歌,並最終憑借自己獨特的氣質殺進了十強。

當時的他穿著普通的T恤,顯得毫無存在感。和其他的選手相比,陳楚生的舞蹈基礎十分薄弱,但他依靠自己的勤奮和刻苦,奮起直追,最終在冠軍爭奪賽中脫穎而出。

綜藝《快樂男聲》

連評委都說他憑借自己的努力,從青蛙變成了王子。而陪伴他多年的女朋友,此時在舞台下早已淚流滿面。

這一年,陳楚生靠著多年的努力和命運的垂青,終于站到了聚光燈下,並成爲2007年天娛力捧的男歌手。

陳楚生

跨年晚會上消失,賠償650萬的男歌手

與百代相比,天娛給陳楚生的資源十分豐富,他的行程表被排得滿滿當當。有的時候一天要輾轉好幾個城市,他不是在參加活動就是在去參加活動的路上。

這樣的節奏導致喜歡音樂和創作的他,屬于自己的創作時間急劇減少,陳楚生只能利用自己的碎片時間,去錄制一些零碎的旋律。

陳楚生

此時他覺得自己和音樂的距離越來越遠,每天就像一個被操控的機器人,疲于奔命,沒有創作的時間,也喪失了音樂的樂趣。

之後他和經紀公司溝通,但卻毫無結果,簽了合約的他只能按照合約的規定,履行自己的合同義務。

他甚至給自己的經紀人寫了一封長信,說出自己目前面臨的問題和想要尋求的幫助,但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雙方的矛盾越來越深。

陳楚生

直到2008年的跨年晚會上,陳楚生作爲當年的頂流歌手,本來是要壓軸出場的,但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最後快出場的時候消失了。

當時的節目現場有成千上萬的歌迷,很多觀衆也在電視機前等著直播。沒想到節目竟然開了天窗,這令主辦方大爲光火,只能臨時撤掉他的節目。

陳楚生

事情發生後,陳楚生的訴求依然沒有得到公司的關注,他的行程表依舊被排得十分密集。他仍舊要不斷參加各種巡演,在巡演的過程中還要參與MV的錄制。

此時的陳楚生最渴望的是,得到自由創作的時間,但他的訴求和公司之間的利益是沖突的。忍無可忍之後,陳楚生選擇單方面解除合同,而公司對他的處罰是雪藏和封殺。

動圖來自MV

由于合約的關系,陳楚生解約後只能獨自呆在家中,整整八個月他沒有任何工作。

天娛也對他提起了高達227億的賠償,最終在法院的協調之下,陳楚生需要賠償650萬,這也創下了,當時大陸藝人解除合約的最高紀錄。

陳楚生

面對如此高額的賠款,陳楚生還是堅定的要解約。父母得知這件事後十分吃驚,因爲當時的陳家並不富裕,陳楚生的哥哥殘疾後還要撫養兩個孩子,陳家父母每個月也僅有幾千塊的退休金。

盡管這樣,家裏人還是選擇和陳楚生一起還錢,當然,和他一起共度難關的還有陪伴他多年的女朋友。

陳楚生和他的女朋友

面對巨大的經濟壓力,陳楚生越來越焦慮,幸運的是他身邊還有支持他的親人和朋友。

直到2012年,這場曠日持久的官司,最終以陳楚生的一封道歉信落下了帷幕。

這麽多年,他最輝煌的青春都在官司和爭議中度過,因爲合約他無法公開演出,也無法發行專輯。

曾經那些支持他的粉絲,在得知他要回酒吧繼續駐唱後,都紛紛表示反對。

陳楚生

可淡薄名利的陳楚生,依舊選擇自己內心的堅持,他覺得自己如果沒有參加選秀節目的話,也不會被這麽多人所認識。

自己喜歡的是音樂創作帶來的自由和快樂,而不是這些世俗的名利。

陳楚生

隨後他和華誼簽約,遇到了伯樂王中磊,王中磊認爲陳楚生身上有一種難能可貴的率真和堅持,不應該被過度娛樂化。

動圖來自電影《無問西東》

陳楚生也和陪伴自己多年的朋友們一起,成立了一個音樂工作室。他還是那個熱愛音樂、謙虛的少年,多年後沒有絲毫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