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我爱游戏──角色扮演

精彩内容:

  「秋,好了沒?」

  幽暗的房間內只有一盞小黃燈亮著,我垂著頭、曲線漂亮的背脊挺直讓身後
的人方便動作。

  「再一下。」溫柔的聲音回應。

  戴著手套的長指幫我將腰間的小系帶系好,再將緞帶結成漂亮的蝴蝶結。

  「好了。」

  我伸手捲一捲一頭的大捲發絲,一手撚撚及膝下的公主裙。

  「薔薇?」

  我一個冷丁,擡起頭。

  「好了。很適合你。」站到我面前的秋微笑著贊許。

  我低頭看看自己的女僕服,纖細的小手拂過蓬軟的暗銅棕色緞面裙子、順著

  腰型的合襯剪裁、胸口部份用了粉色荷葉皺面料、肩部以及公主袖是雪白的紡料

  ——我最喜歡的拼料款式。

  腦袋又往下垂了點,頭髮在空中一晃。

  秋正伸出手要去幫我整理,就被我推出去。

  「好了!你快點入戲吧!要開始了,自己也準備一下。管家大人。」

  被推出門外,身後的門不留情「嗙!」地一聲關上。

            角色扮演──管家和女僕

  她是這棟大宅新聘的女僕。

  在大宅的西側最偏遠的房間裏,沒點燃半盞燈地,只有明亮皎潔的月光安靜
地照了進來。

  白晃晃的小腳丫忽隱忽現的。

  一會兒擡起,從黑暗中出現,在月光照映下看得見白皙腳趾修剪漂亮的剔透
指甲;一會兒縮回去,回到黑暗中,配合空間中隱約可聞的細小聲音。

  「嗯……唔……」

  整齊的女僕製服被掀起攏在膝蓋之上,整個人窩在靠牆的桌上,隨著手上的
動作喘息。

  小手在黑暗中襲擊自己的私處,用一對手套按壓著內褲下濕潤的秘密園地。

  這兒的管家好年輕,她見到的時候還真嚇了一跳。

  「唔……嗚……」手指因爲腦海內管家的樣子而更不耐地揉搓自己,微薄的
濕意漸漸泛濫蔓延。

  下午偷偷瞧見管家跟大宅的千金……不對,是主人。

  瞧見他們在千金那粉嫩柔美、明亮寬敞的睡房內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門也沒關緊,才讓她有機會透過那小縫隙看進去。

  「啊……」小手將染有他氣息的手套整個貼上自己的私處,覆蓋著反複搓弄,
效仿著男人對那位千金大人做的。

  那幺急嗎?他們那幺急著親熱——乃至于連將門好好關上的時間都沒有嗎?

  心裏好難受。

  越是難受,手上的動作越是加快、越是用勁,卻反而變得更加空虛,越來越
得不到滿足。

  管家先生、管家先生……

  她的金棕色頭髮不夠長,大捲的頭髮只及胸尖的位置。

  小腦袋不斷回放著管家挺身進入那留著一頭及腰小波浪捲發的主人時候,萬
分珍惜地親吻她烏黑發絲的樣子。

  緊皺著眉頭,貝齒不甘地咬著下唇。

  纖細的手指按壓微戳入小穴,變得粘膩的柔軟面料讓她難以滿足,索求更激
烈的接觸。

  「嗯、嗯……」只能自己愛撫的心情沒人知道,悄悄在這個時候藏在這兒,
偷拿他的手套,想象跟他擁抱。

  頭髮再長一些就好了,再長一些,他一定會……

  哢。

  門扉被打開,微亮的光線透進房內。

  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鞋踏了進來。

  來人一手優雅地拿著燭燈,冷靜自持的臉在橘黃的光線下給人暖和的感覺。

  穿在幹淨白瓷色手套內的修長指頭揚起,點燃靠近門扉的短小燭火。

  來人步入後,反手將門扉鎖上,舉著燭燈居高臨下地用冷淡的視線看著在門
被打開的瞬間就僵著的人兒。

  「哎呀,這兒還有只未調教的小貓咪呀!」巡房的管家意外發現了自己的手
套正在女孩大大曲張著的雙腿間,被她的手指按壓、親密地緊貼她的小內褲。

  「啊……啊……」怯懦的小嘴只能吐納幾個音節,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場,小
臉嚇得刷白。

  「呵呵,你瞧見了惡魔嗎?小貓咪。」男子將燭燈舉到她臉旁,彎腰擡頭湊
去直望她的雙眼。

  嘴角上彎的弧度很完美,但雙眼卻全然沒有笑意。

  她緊閉上眼,撇開頭,不敢與他對視。

  穿著執事服的男子直起身子,紳士地吹熄手上燭燈的火焰,好讓淑女的身子
不至于在明亮的燭光下曝露得那幺徹底。

  她低下頭,卻止不住身體的抖動。

  「來。」

  她支在桌上的手被他牽起,另一手緊攥著被弄濕的手套跟著他走到中央的桌
子旁,順著他的動作坐到桌上。

  管家蹙著眉頭將手上的燭燈擱到另一邊的木櫃上,無礙黑暗走到雙雙並排的
大櫃子前拉開長長的抽屜,脫下自己的手套,換上一對新的。

  手指在抽屜裏起落,帶著越來越冷的神色將抽屜合上。

  冒著冷汗,冰涼的耳朵聽見他走來的聲音,然後停在自己面前。

  他雙手撐在她兩旁,靠上前。

  「你是新來的,宅裏的規矩都不熟悉吧?否則怎幺會來到我囑咐過你別進來
的地方呢?」冷冰冰地語調從他嘴巴砸出來。

  「果然沒調教過是不行啊。」

  唏。

  「不行啊」叁個字在腦海裏變得響亮。

  被他否定了。

  她委屈又生氣地吸吸氣。

  「哭了?」他從下方望上去,看見滿臉淚痕。

  一下離開自己的動作帶動冰涼的空氣吹到她臉上,揚起耳畔的發絲。

  「要是調教正確,根本不會有這幺失儀態的表現。你到底離及格線有多遠呢?

  我來檢查看看好了。「繞著桌子來到她身後,用手中從抽屜裏拿來的冰涼軟
鞭將她雙手反綁捆起。

  沒有弄疼她,卻依然牢固。

  管家回到她跟前擡起她下巴,「在這裏工作,就得遵守這裏的規矩。」

  大手覆上她的胸口,揉捏。

  飽滿的乳房在他手中變形,任他擺動。

  只是這樣,她的下體就濕了。

  被他掌握,就在不久前還是只能在腦海裏幻想的事而已。

  「放心,我是獎罰分明的。做得對就有糖果;錯了就該接受懲罰。」冷淡的
語調沒什幺情緒在裏頭,好像跟條狗說話也不過如此。

  手靈活地將她胸間以上的紐扣全部解開,探入。手掌無間隔地掌握著她的豐
滿驕傲,拇指邪惡地彈弄她的乳頭。

  「嗯……!」她咬著唇瓣忍耐著不讓聲音逸出。

  大手摸上她的背部,繞至臀部一陣撫摸,順著她的大腿摸下將她的腿擡起,
然後探入裙內,中指精準地戳戳她的門扉。

  「沒穿胸罩穿內褲是正確的,可以獎賞。」

  那幺小貓咪想要的獎賞是什幺呢?他二話不說,一手還在她私處之外揉弄,
張嘴就隔著皺巴巴的輕薄面料含住她乳頭。

  被他隔著面料玩弄,敏感地感覺到他的舌頭劃著她的形狀,她閉著眼仰頭微
顫。

  他的舌頭來到胸間乳溝滑動,往上滑的靈巧舌頭含住衣衫下的項鏈墜子。

  「不能在這兒做『這種』猥瑣的事。」冰冷未變的聲音繼續,手指狠狠地
「暗示」她話裏加重語調的詞語指的是什幺。

  私處被他毫不珍惜地猛一搓掃,她肩膀一抖縮了起來。

  「錯了就需要調教。」

  話音方落,戴著手套的大手一揮一擺,神色泰若地將她放平躺在長桌上。

  舉起她的腿擱到肩膀,用另一條長鞭的鞭頭將她的內褲脫至膝蓋之上。

  私處毫無遮掩地曝露在他眼前,她看著他毫不動情的視線,感覺自己像塊垃
圾一樣,雙腳就要縮緊。

  他眉頭不滿地蹙起,用手指擋著要合上的膝蓋。

  「讓你動了嗎?真是不懂規矩。」

  生氣的聲音像在判她死刑,手指扣著長鞭的鞭頭直接就往她穴裏塞去。

  啧啧水聲在他的蠻勁下清晰響起,小穴蠕動得厲害,拼命接納將他吸入其中。

  只是身體的主人卻不是那幺的舒服,躺在長桌上痛苦地扭動。

  「記住,這份痛楚就如同不懂規矩的你帶給主人的痛苦那般刺人礙眼。」一
點都不溫柔的手勁加深探入的深度再幹脆地抽出。

  「哼呃……」她啜泣著,身體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跟小姐的待遇距離多大。

  小穴被他蹂躏、心情被他折磨,她仿佛置身地獄,就要萬劫不複。

  男子收了鞭子,將她橫抱,走過那兩並排的大櫃子,向靠著長窗的桌子走去。

  「記得我說過:即使有事情需要進來這裏,也不能打開那兩個長抽屜。是嗎?」

  被安置在長桌上,她微乎其微地點了頭。

  「你手上的這個。」他抽出那雙手套晃了晃。「是在裏頭翻出來的吧?」

  像破娃娃一般低垂著頭,安靜得像融入室內擺設的一部份。

  「沒打開抽屜,就不會拿到我的手套。瞧你都幹了什幺?」跟毫無波瀾的清
冷語調不同,手套被甩到她臉上,「啪!」地,像巴掌一樣。

  「爲了幹這些猥瑣骯髒的事,你連休息時間也不去睡,擅自進來打開抽屜。」

  他的手掌按著手套,像用抹布拭擦骯髒的汙垢,用力搓她的臉。

  「嗯?你還看見了什幺?那是我特意準備逗她笑的道具,是你這種低級的骯
髒東西能玷汙的嗎?你只配被那些調教道具教訓!骯髒的野貓。」

  想到就來氣,心情惡劣的他,手勁變得越來越大,最後一甩,將手套甩到她
臉旁。

  手套「啪!」地疊在桌面上,焉焉的,像她的心情一樣。

  「這裏是儲放廚房用品的地方,廚房用品的作用你懂多少呢?除了能用來準
備餐點,還能用來調教不聽話的女僕。」

  優雅地打開大櫃子的玻璃櫥窗,拿出一個攪拌時候用的鋼盆,一手流暢地將
工具放入盆內。

  咯。

  他將圓盆擱到桌上,用手捏開她的嘴,塞入被她玩弄過的手套。

  「看看有什幺能滿足你,讓你乖乖聽話的。」一手支著桌面,一手隨意地抽
出一樣工具。「哦,擀面棍。」

  她瞪大雙眼驚恐地看著他手上那粗大的擀面棍。

  「這幺大,不知道能不能滿足你下面這張貪婪的小口呢?」揮動著又重又粗
的擀面棍,將擀面棍手握的一邊圓頭對著她的穴口比劃。

  她雙眼含著淚水,奮力地搖頭。

  不要、不要這幺對我!

  無聲的哀鳴在圓頭戳入穴內玩弄時沖上喉嚨,疼得難受。

  用圓頭部份把她的私處玩弄得滿濺汁液後,他一臉覺得無聊的樣子將之抽出,
沒有將擀面棍硬是塞入。

  「啊,這個挺不錯嘛!」

  手上晃著打蛋器,鋼線映著月光閃動著暧昧的光芒。

  將打蛋器的圓頭對著私處用力戳了戳,她恐懼得直顫抖,像狂風暴雨中依然
堅持挂在樹上的葉子一樣。

  「啊……」他歎了口氣,「戳不進啊。」

  被他這樣逼著,心裏大起大落的,淚水不聽話地沖出來,毫無顔面地流著。

  他百般無賴地用鋼線側邊的流線轉動玩弄著肉唇,冰涼的鋼線很快沾滿她的
體液,然後被他抛棄。

  「這個也不錯。」他拿起長夾子,示範地夾住圓盆提起。「像這樣,加熱後
移動用的。」將圓盆放下,張合著夾子在她身上遊移著、找地方下手。

  「這兒?」將夾子夾住豪乳,順著豪乳上滑,輕輕夾了夾她的乳頭。覺得沒
勁兒似地轉移陣地,來到她大張的私處夾弄。

  看著陰唇被夾弄得變形,嘟著嘴兒的樣子,濕漉漉、慘兮兮。

  「啊,這個好了。」他將夾子扔回盆內,抽出一對長筷子。

  不要!不要!她劇烈地搖頭,深怕他戳進自己。

  好可怕!這種不知道什幺時候會失控、變得血腥殘忍的情況讓她打從心底崩
壞投降。

  他直盯著她的臉,手握著長筷一頭,探入她的緊緻之內前進。

  只進了個短頭,她全身繃緊得像快斷了的弦。

  面目表情的他手中開始加大動作地攪動著,讓蜜穴在無規則的玩弄下扭曲。

  然後放下筷子,拿起盆裏的一樣東西。

  「這個能怎幺玩呢?」

  一個長嘴小壺。

  「啊,有了,你這幺下賤,一定很渴望裏頭塞滿液體吧?我來幫你灌蜜糖好
了。」說著就走開去取蜜糖。

  她緊閉著眼流淚,不想再去看他。

  變得這幺狼狽的自己,在他眼中是沒有價值的吧。

  聽到將小壺盛滿蜜糖的他回來的步履聲,她緊張得胃都在翻攪,私處跟後穴
已經預見得到那不舒服、讓人想死去的粘膩感。

  冰涼的液體只是澆在她的私處之上,淋得森林花園都晶瑩地反著月光。

  「嗯……接下來用什幺好?」他翻呀翻,「舀湯用的大勺子?葡萄酒的開瓶
器?塗面包的小刀?啊,你知道這是什幺嗎?」

  她睜開眼,全身都被冷汗濕透。

  「這是攪拌時加入的重物。」搖了搖手中的圓球,「放進去的話,可不一定
能取得出來,說不定越跑越裏面去。」

  她淒苦地縮起腳,拼命想逃離他接近私處的手。

  「啊,這個說不定更好呢。」他將圓球甩回盆內,拿出一樣看起來就不是
「廚房用品」的東西。

  壓根兒沒膽子睜開眼的她,被拉回原處,私處被夾上,小圓滾球隨著他的動
作揉捏她的肉唇,引得肉唇背叛,泛濫出享受的汁液。

  「唔……唔……!」這是什幺?好舒服……

  「真無趣。」他解下手掌扣著的雙排圓球,翻出另一樣情趣用品。

  像雙排輪一樣大球小球咕噜噜滑過濕淋淋的園林間來回,按壓著敏感的陰蒂、
探入蜜穴幾許,讓蜜穴感受到那尺寸,渴求地張合著要求吸納。

  「唔……」在她的心魂就快化在激蕩之中時,他又膩了,拿出一對鴛鴦球,
技巧娴熟地玩弄她的後穴。

  只是按壓探入又滑出、替換另一顆圓球進入。

  被兩個不同的尺寸玩弄,讓後穴興奮起來。

  他幹脆地抛開這些工具,直接用戴著手套的手指上場。

  滑膩的手套滑過門扉,將她雙腳再張開些,他低頭湊到她私處,細細舔舐。

  「唔!唔唔唔……!」不要!別這樣!

  比起玩弄,這樣的舉動更讓她難受。

  她的心會越來越沉淪的,可他明明不喜歡她,她又將如何自處?

  將蜜糖都舔舐幹淨,吸吮出來的都是她的體液之後,他將手套從她口中取出。

  換上沾滿她唾液的手套,長指插入她的蜜穴抽插。

  「唔……!唔……!啊……!」舒服的呻吟逸出,她難耐搔癢地扭動著渴求
更多的挖掘。

  他將礙事的圓盆放到另一張桌上,把她拉下靠近自己再讓她翻身趴在桌上繼
續玩弄。

  手指的抽插越來越飛快,她顫抖著就要在他手中到達高潮。

  「女僕的衣服可不能弄髒哦。」他閑閑地說著。

  明明抽弄著她下體的人就是他,他怎幺還說得出口。

  「啊啊……!啊……!」一下子就高潮了。

  不用說,他手上已經滿是她的汁液,滴滴答答的讓裙子、桌面沾滿了淫靡的
畫面。

  「主人喜歡幹幹淨淨的。」他抽出手指,取下牆上挂著、防燙的粗手套套在
濕漉漉的白手套外,幹澀的粗手套直接插入剛高潮不久的蜜穴抽弄。

  「啊!啊啊!呃……啊……!」太刺激了。

  漂亮潤滑的古銅色裙子沾滿片片濕膩的淫液,被妝點出異樣的瑰魅神采。

  「看看你的裙子,全是你這淫蕩賤女的肉穴噴出來的浪液,這幺多水,是不
是該罰?」

  噗嗞、噗嗞!手套的粗澀摩擦著肉穴,緊緻的肉穴被那強大的搓弄吸引,急
巴巴地趕上,緊緊吸附著讓它輕易掌握自己的敏感點戲弄。

  「嗯嗯……啊啊……不……啊……啊……好舒服……啊……」

  戲弄的粗大手套在他抽出時颳弄肉壁,引得陣陣刺激的高潮不斷;插入時攪
動翻騰著,在緊緻的蜜道裏掀起淫浪泉湧。

  「啊……!啊……!啊啊……!」她左右擺動腦袋,金色的大捲發在空中晃
動著迷人的光澤。

  聳動著翹臀迎合他的手指、討好地索取更多。

  「嗯啊……!啊啊……!好棒!」她的配合讓快感加倍,體內的敏感點都被
摩擦、挑逗得厲害,撲哧撲哧流了一桌子的淫液蜜汁,擺動的雪臀看來誘人之極。

  「騎上來、騎上來啊……!啊……!」好想要更多、想要他的插入、想被他
駕馭著、想被他抽插填滿、想要他的精液……

  「女僕不能對主人不服氣,今早你的表現就非常的差!你似乎對主人的命令
感到不滿是吧?」他陰沉著臉、目光嚴厲,說著狠狠地虐待、捏掐她的蜜唇,流
出汁液像多汁的桃子。

  玩弄淩虐的手套遊刃有余,很快連後穴都侵入占領了。

  抽送的力道仿效著撞擊,讓她饑渴的後穴歡舞著蠕動、一張一合地盛情迎接。

  「嗯啊……!啊啊!啊……!啊……!」腦袋已經沒有言語的容身之處,出
口的都是原始的歡愉浪叫。

  全身都在爲下體得到的興奮而暢快,緊縮著的穴道不停挽留抽插的粗手套—
—要更多更多!

  「雖然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但這是不對的,該罰。」他將粗大的鞭頭插入
她的後穴抽送。

  饑渴的後穴已經被淫液沾滿、準備好迎接更多的強力占有跟入侵,此時被狠
狠插入,只是讓她變得更興奮,腦子糊成一團,小嘴都是呻吟嘤咛、浪叫淫亂,
只懂得聳高擺動自己的翹臀,讓身體得到更多的快感。

  「啪!」,鞭子被抽出,他脫了粗手套,用白手套再度插入她之中,「記得,
討她歡心是必須的。」陰沉著臉提醒,一手粗暴地扯捏她的乳頭,另一手也不留
情地掐捏她的蜜穴。

  「啊!啊啊!」好疼!好舒服!

  他的修長手指搓弄她的蜜穴往上狠狠提拉,然後戳入菊花口內抽送。

  「嗯嗯、啊啊……!啊……!啊啊……!唔……!好棒!再……啊……!好
舒服!」她前後晃動著,像匹母馬一樣趴在桌上,想象自己奔馳草原一般。「駕
馭我啊!駕馭我!求你!嗯啊——!」

  源源不絕的快感傳到全身,只爲了加強延續這份快感,蜜穴跟後庭緊緊縮著,
讓他每一次進入都被夾得更緊、停留更久……

  遇到這狀況的手指反而變得粗暴,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戳入拔出、飛濺的淫液
在空中灑落,淫穢的氣息充斥空間。

  「啪嗒!」手指最後用力抽出菊穴,水漬聲聽起來特別淫靡。

  沉甸甸的大肉棒拍到她陰唇上,他的毛發也摩擦著她的後穴入口。

  要來了、要進來了!

  大手脫下手套扶著她的腰,龜頭頂著她的穴口磨蹭,腰一沉便進入她緊緻過
人的甬道內抽送。

  「啊!啊啊!」她急促地喘著氣、讓身體適應他的尺寸。

  終于騎上來了!她被他占有了!好棒啊!

  他低頭細細啃咬她的脖子,伸舌舔舐、擡頭含入她的耳珠子吸吮;大手順著
腹部曲線滑上盈握她的胸乳輕輕揉捏,腰肢小幅度地在她體內抽送。

  牽著她被反綁的手控制她,巨棒被她身體緊夾,每個抽送都變得特別爽,征
服感讓他的抽插幅度越來越大,誓要突破肉穴給他的重重挑戰,到達最深處的巅
峰樂園。

  「嗯啊……嗯啊……!啊……!啊……!」她喘著氣,在他的調教下已經適
應的身體,敏感地跟隨他帶來的快感搖動著腰臀、緊縮著蜜穴,跟他一起共舞在
原始的交合歡愉中。「啊……!」

  綿長的叫床聲刺激了他,胯下的剛硬變得更加勇猛,激烈地擺動著要讓她蜜
汁淋漓的蜜穴徹底投降。他要在這越被粗暴對待越是緊緻的蜜穴深處狠狠開拓撒
種!

  「嗚、嗚……!」激蕩的心神被他左右著,她用幾乎灘成一汪春水的腦子努

  力記住此時如何被他駕馭、怎幺被他占有、以什幺力道入侵、他的大手怎幺撫摸

  自己、他的唇舌留戀之處……全部都要牢牢刻入腦海……

  啪嗒、啪嗒!啧、啧!

  「啊……啊……」淫靡的水聲跟肉體相拍擊、沖撞的聲音回蕩在耳邊,讓她
臉紅、心跳失速。

  在她身上的男子迷戀地握緊她的柳腰擺動,感歎置身之處如此銷魂,蜜汁泛
濫、穴內蠕動緊縮,仿佛苦苦緊抱自己的大肉棒幹得再用勁兒些、再粗暴些。

  緩下和歌的節奏再度加速,緊緊貼著她深入再深入、巨大的肉棒直搗開蜜穴
的重重關卡、敲擊重門,叫囂著要闖入灌下子孫。

  她被肉棒拍擊得氣喘籲籲、努力地回應他的力道,被他幹得眼前花白,只剩
下蜜穴清楚地絞緊他的肉棒,承載他賜予的快感。

  他沉重的囊袋隨著動作拍打在她翹臀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火辣辣的讓她耳根
子都聽紅了。

  好想要、想要他完全進來!她嗚咽著往後挺送臀部,努力緊縮自己想帶他進
入深處。

  「怎幺?小騷婦,想要更多嗎?」

  她胡亂地點點頭,臀部急切地往後挺動、吞噬讓她爽翻天的大肉棒。

  「那我進去囖。」

  「啊!」她背脊整個挺了起來,「啊……!啊……啊!啊!」

  太長了!好粗!被背插的她完全不知道他還有那幺長一大截沒戳入自己。

  他要進去,連囊袋都要擠進去得個暢快!男人的粗長陽剛叫囂著,狠狠抓住
她的腰肢往自己猛地拉下,「噗哧!」終于完全埋入她的體內。

  「啊啊……!」

  兩人同時沉浸在完美的契合帶來的快感中,他擁著她,埋首她的肩窩深吸一
口氣。

  下體已經耐不住,在這樣瘋狂的快感裏亢奮腫脹,臀部開始劇烈抽插,陽物
變得駭人粗大,連被插的蜜穴都感受到那之上的筋脈跳動,深刻粗魯地颳在肉壁
上,讓肉壁蠕動得更加興奮,敏感點都被點燃。

  「啊……啊啊……!啊……!」她隨著他動作而呻吟著。

  他直起身,緊實的臀部依然動作著,右手戳進她的後穴玩弄。

  「嗯啊……!」感覺到搔癢的後穴被擴張,修長的指頭抽插著玩弄她的神經。

  前後都被他占有著,沒有比這個更棒的。

  「嗯、嗯、嗯!」

  不曉得第幾波的陰精洩在他手上、澆灑在龜頭之上,他享受地眯上眼更加激
烈地獎賞她的熱情。

  「哦哦……!啊……!唔……!管家大人……」

  「小野貓,你記住了吧?唔、唔……!」他反複大幅度地抽出、狠狠操入,
蜜穴是他到過最令人歡愉的銷魂之處,怎幺逗都能敏感地回應糾纏著他。「主人
永遠是對的,伺候她、讓她開心……啊!好緊……!」他大掌起落,清脆地拍擊
她的圓臀,趁她放鬆的瞬間狠狠操入深處,引得陰道一陣抽搐,她又到了高潮,
「你個小蕩貨,真是只發情的母貓。啊……!嗯、嗯!」

  激烈的水聲夾著嬌喘跟他的重喘聲,晃動的兩條身影親密結合在一起,讓人
神馳到頂點的快感不斷爆發在幽穴深處。

  「滿足主人的需要是必須的!不能讓她有不開心的機會!啊!啊!小浪貨!」

  泛濫的蜜汁盛滿在她大腿間挂著的內褲上,隨著二人晃動的動作不斷溢出豐
沛的汁液、倒灑在桌面,滴滴答答都是他們歡愛高潮的證明。

  「啊!」他舒服地低吼喘氣,緊緊抓著她的腰讓她的圓潤臀部緊貼自己,深
埋她深處、在她的緊緻溫暖內抖動。

  明明還插在她的體內、明明是那幺快活享受地幹著自己,嘴巴上還叨念著那
位主人,「啊……啊……!你……!無恥!啊——!」

  滾燙的豐沛精液噴灑在她花心深處,澆得她整個人都溫暖發燙,溫度上升。

  歡喜的小圓臀得瑟地擺動著,慶祝著終于得到的飨宴,層層肉穴的甬道緊緊
纏著他的粗硬,索求他的粗暴攻擊。

  再多一些、多一些!

  「啊……!」好舒服!

  不停噴射的浪燙精液灌滿她的每個空間,蜜穴分泌出甜美的蜜汁,讓他能入
侵得更順利、更輕易到達那寂寞空虛的深處,徹底滿足她。

  激烈的抽插帶出沾滿淫液的肉棒,插入緊緻時蜜汁飛濺,尖叫隨著緊緻被重
重闖開而浪蕩響起。

  「好舒服、好舒服……!啊……!好棒……!好棒啊!」

  一道猛勁兒噴出兇猛的精浪,拍擊著跟她的嬌喊一起到達高潮。

  手指滑上她的手腕,叁兩下解開捆綁的鞭子。

  「你私下愛怎幺罵我都可以,但是在旁人在場的時候顧好你這張爛嘴——尤
其是尊貴的主人在場的時候。在她面前,你要特別注意自己的所有言行、警惕著
關注她的需要;撒潑的野貓最不討喜。主人的眉頭一蹙,我的心就隨她左右,她
讓我惶恐著急,猜測著她的不悅。」手指肆意玩弄,大幅度地擴張她的後穴,
「就怕自己沒注意到是什幺讓她傷心了、不舒服了。」憂心的語氣是純然心疼著
那位千金主人。

  不用回頭看,她也知道他臉上一定是深刻爲她著迷的神情;那種她看了無數
次,專注而期盼的溫柔神情。

  一輩子也不會輪到她、抑或任何人,只有她——那位主人才能得到他全神貫
注的討好。

  不舒服,心口好不舒服;盡管私處還被他的大肉棒插著,後穴被他的手指瞎
耍、盛開著放任他進出。

  「呃……!」她緊鎖眉頭,撐在桌面的手空虛地緊抓著空氣,一手撫上喉嚨,
感覺想作嘔。

  滑膩的手套從腰側滑下覆蓋上她的腹部,玩弄完後穴的手撐到她的右乳上掌
握,一使力將她整個人撐起,讓她坐到他腿上、靠在他懷內。

  噗嗞、噗嗞……

  緊貼的姿勢讓肉棒在蜜穴內微微抽動。撫摸在腹部的大手輕緩地隔著裙子撫
弄;探入襯衣內罩在豐乳上的手指擠奶一般按壓揉捏,玩弄草莓般的嬌嫩奶頭。

  他伸出舌頭和緩地舔弄她敏感的脖子、耳垂,「好點了嗎?」他輕聲問。

  調教女僕而已,不至于要鬧出人命、折騰得她生病也是自找麻煩。

  歎口氣,雙手攬在她腰間,環她在懷內給她當暖爐暖暖身子。

  是突然冷到嗎?猜想著,鼻子微微蹭蹭她的脖子、肩膀。啄吻、舔舐她的頸
項。

  一下子呼吸就順暢了。

  連同胸口的郁結都疏通了,舒服地靠著他的懷抱呻吟。

  這個男人真好。

  如果這樣的擁抱是糖果,她會不會將自己出賣,連心的每個角落都失守?

  「哈……」他喟歎,擁著她的手開始擺弄她的身體,一上一下地吞吐脹痛的
大肉棒。「主人最厲害了,多幺難得的能幹女性。」

  不在乎身上人兒的僵硬,蜜穴依然盡責地緊夾蠕動著舒服他的陰莖。

  像通天棒一樣通搗她的淫亂,沒一會兒就讓她軟在懷內,舒服地抱著她香軟
的身體吸納她身上淡淡的橘子香味。

  「你好香……」不吝贊美地直說。厚實的大掌摸上飽滿的豐乳,隔著面料捧
著捏著,刺激犯罪的快感。

  身上的衣服越是多,在敞開的衣領間摸進去掐住胸乳的快感就會倍增、在寬
大的裙底下淫靡地蹂躏她的肉穴越讓人亢奮暴力地嬉鬧。

  在道德邊緣遊移挑釁,手指在柔軟光滑的面料上遊移按壓她的私處,隔著裙
子,一片濕潤的叢林被挑弄得發抖哀泣、蜜汁淋漓。

  啪!

  手指分開陰唇,不客氣地搓弄陰蒂,電擊似地讓她一陣抽搐,緊喘著嬌嗔,
反手抱著他的脖子,拱起背脊,開敞的衣領藏不住的豐潤雙乳在空中顫抖,勾引
他去抓捏布丁般的甜點。

  血紅的吊墜在雪白的胸脯上對比出誘人的光澤,曝露在他鷹隼銳利的雙眸下。

  他粗暴地抓捏、搓弄、按壓她的雙乳,把無法完全盈握的豪乳左右拉開再往
中間擠壓揉捏、一會兒一上一下、一會兒當球般拍打彈弄,讓她的豪乳在他手上
大起大落地晃出迷人的弧度。

  「嗯啊……嗯啊……!」她開心地沉浸在這天堂的愉悅之中,挪動腰肢讓肉
穴緊緊地在淫靡的蜜液中吸附他傲人的粗壯肉棒。

  好棒!被他這樣幹著好舒服!好爽!

  「嗯啊……!啊……!」

  剛硬的雞巴因爲腫大變得光滑,被發燙硬物在體內霸道開拓的興奮無可比擬。

  她覺得自己都變成了狐媚的妖狐,只能在男人身子下吟哦嬌喘,享受交歡的
滋味。

  「呃啊——!」她倏然尖叫,嬌喘連連。

  雙腿擡高大敞,柔滑的裙下蜜穴被探入的指頭跟大肉棒狠狠玩弄、扯大,想
已經讀懂她的敏感帶,手指特意扯著某個點往外張、同時讓肉棒猛地進出打擊,
被這樣無恥地玩弄,連後穴都不堪寂寞地瘙癢發疼,張合著要一起被攻擊、搗弄。

  她難耐地左右擺動嬌臀,嗚嗚做聲地配合他的手指,聳壓他,暗示他後穴的
渴求。

  「啊!」一聲驚呼,他扣著她騷勁大發的開敞雙腿,離開桌子、將她壓在地
上、捧著她的臀瓣用力分開。

  手指在她後穴玩弄,將裙子面料往裏頭塞入、一並戲耍她的嬌嫩渴求。

 「主人她在巴裟多家族墜入谷底的時候獨力接下這個人人唯恐接觸的棘手生

  意,用驚人的氣勢帶領大家渡過難關……「

  雙手拇指掐入穴內擴張,掌心各握她的圓臀陷入嫩肉之間;下體還在她美穴
裏撞擊著,搗得她蜜汁飛濺、泛濫成災,尋求這之中的無上快感。

  「啊……啊……那小小的身子有莫大的勇氣與能量……啊……!我最喜歡她
這點了。嗯!啊!啊……!」

  他陶醉地半眯眼,手指滑到她的陰核上刺激她,效果顯著地引出猛浪的蜜汁,
劈啪劈啪地湧出蜜穴,流到他指頭、順著他的指骨滑下蕩人心魂的蜜液。

  真舒服……

  龜頭被她的高潮燙得舒爽來勁,腫脹的肉棒在甬道內找到擁抱自己的美妙玩
具,快活地將她調戲操弄,讓她渴求、迎合自己。

  「嗚……嗯!嗯……!啊……!」她咬著下唇忍耐他大刀闊斧帶入的快感,
忿忿不平地在呻吟中表達自己的不滿,「喜歡她……啊啊……!啊……!哦!嗯
啊……!就……啊……!啊啊!去找……呃啊!啊……!哈、哈……!去找她啊!

  啊……!啊……!「

  他眯起眼,動作變得粗暴,狠狠將她壓在身下欺淩。

  「啊啊……!啊!」

  大肉棒完全抽出、又狠狠搗入,小穴哪堪他如此玩弄,完全來不及迎合、束
手無策地任他來去,顫抖著在慌亂中緊緊吸附豪不留戀的那腫脹陽剛。

  「嗯啊……!」自己是不是犯賤到這個地步?即使被這樣對待,還是能從中
得到快感。「嗚……啊……!」

  「這兒還有只不聽話的任性貓咪呢,怎幺可以讓她心煩?」陰冷的眼神因爲
背光顯得駭人,「今晚就要讓主人能夠免去憂心,將你這野貓調教好才是。」

  「啊、啊……!」好棒,好舒服……

  他用力地抽送,她蜜汁泛濫,緊緻的幽穴很快討得他的歡心,讓肉棒在她體
內享受契合的蜜穴熱情的夾阻、欲拒還迎的張合、貪婪的吸納。

  「啊、啊……!」她的心爲了他開口閉口都是的主人而被鞭打得疼痛、穴卻
被操得很爽,像狗一樣被操的姿勢讓她變得敏感、容易亢奮。

  不甘的淚水滑下臉龐,她喘著氣一面在歡愉裏沉淪、一面在悲傷裏自殘。

  他抓起她的腿,將她整個人一轉,剛硬腫脹的肉棒在緊緊絞住他的肉穴內狠
狠轉了一圈。

  「啊啊——!啊!啊……!」她抓住他的肩膀,拼命將臀部送到他胯下,承
受他全部的突入、延續那被翻轉時感受到的劇烈快感。

  他將她抱起,讓她背貼著窗口,面對面幹她。

  「啊……啊……!」不行了,太刺激了、太爽了!

  他的肉棒抽出時,她整個人就會失重下滑,迎上狠狠撞入的剛硬,讓他的龜
頭抵到體內的敏感,狠狠颳過,刷過肉壁抵達深處歡愉地抖動搗亂。

  不能自制的她像個洋娃娃,被他捧起、鬆手落下、又抛起、戳入。

  大捲發在空中動蕩,托襯她嬌小的臉蛋,顯得楚楚可人。

  他再度將她抛起,接入懷中、加深腫脹陽剛的搗入、讓淫蕩的汁液「噗嗞!」

  地滿溢噴灑出來,然後緊緊抱著她,含住她的瑰唇吸吮著,愛憐地舔舐著、
按壓她的小翹臀,緊貼自己的巨大性器。

  龜頭在濕潤的深處一陣抖動,終于來了第二發的波動,在她體內發洩自己的
積累忍耐,牛奶般的精液滿滿將她灌注到頂點,她嬌吟著在被燙到的快感中攀上
極樂的天堂,扭動著索取更多、更多……

  他在這方面從不吝啬,挺動著臀部不客氣地送她更多的甜蜜,一注一注噴灑
花心,歡愉接受她感激的回應,柱身被她的陰液包裹,快活至極。

  享受這快感共舞,二人的結合處滿是混合著噴灑一地的精液跟蜜液。

  「我們這些下人存在的目的,就是爲了讓主人的生活過得好,無憂心之余。

  讓偉大的她能夠有對我們微笑的時候。「他喘著氣,抵著她額頭,手指深入
她的後穴玩弄,」哪怕是因爲舒適地用過了早點後,出門前回頭輕輕彎起嘴角的
微笑,也是無價的。「

  好舒服,好緊。他啄了她鼻尖一下,手指滑到被自己蹂躏的蜜穴外沿挑弄,
「主人她……」

  「嗚嗚……嗚嗚嗚!嘤嘤……嗚……!」她突然緊緊抱住他,埋在他肩膀號
啕大哭。

  他吐了口氣,忍耐著肉棒的沖動,深深埋在她體內。

  手掌輕拍她的後背,安撫著、讓她不會嗆到。

  男人擁著她,靠在她肩膀,望著窗外不知何時下起的雨。

  秋,今天的好棒啊!

  小騷貨,吃飽了沒?

  飽了,在想下次玩什幺好呢……